青海湖畔海南州:因地制宜巧施策 藏區邁上康庄道

蔣瑩

2019年09月17日08:42  來源:人民網-青海頻道
 

秋日的高原暖陽送爽,麥黃色的草原懷抱著湛藍的青海湖,驅車行進在湖畔南岸的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目光所及之處,一條條平坦的硬化道路直通農家,一排排整潔的村居別具一格,一個個扶貧產業項目落地生根……

近年來,海南州因地制宜,積極探索扶貧新模式,通過發展特色產業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保護脫貧一批、醫療保險和救助脫貧一批等“九個一批”,將扶志扶智相結合,切切實實幫助全州五個縣的貧困群眾拔掉“窮根”。2019年海南州計劃0.91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脫貧,27個貧困村退出,全州基本消除絕對貧困,各民族攜手邁上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

共和縣:文巴村下活“旅游+扶貧”一盤棋

特色產業助脫貧——依托青海省“四區兩帶一線”區域發展戰略和“三區一帶”農牧業發展格局,圍繞十大特色農牧業產業,立足貧困地區資源優勢,實現就地就近脫貧。

家住海南州共和縣黑馬河鎮文巴村的村民尕藏才讓,是村裡民俗賓館的一名服務員。20天前,他獲得了人生中的第一筆工資。說起這筆錢怎麼花,尕藏才讓略顯羞澀:“除了補貼家用外,我還想存一點,來年去縣城考個駕照,再添一項技能。”

如今在海南州,有許多像尕藏才讓這樣的年輕人,他們告別昔日草原放牧生活,在足不出村的條件下,找到了自己打工掙錢的新出路。

海南州共和縣黑馬河鎮文巴村,“文巴”在藏語裡譯為“寶瓶”的意思,可這樣一個寓意美好的純牧業村,曾一度成為黑馬河鎮唯一一處貧困“死角”。全村1670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達292人,放牛放羊、靠低保生活成為該村村民常年不變的生存模式。

近年來,隨著青海湖旅游的不斷升溫,“黑馬河的日出”為這裡照亮了希望。2016年,文巴村瞅准商機,借助青海湖豐富的旅游資源,整合政府各類專項資金1094.6萬元,開始修建集購物、娛樂、餐飲休閑於一體的鄉村旅游扶貧產業園。

路網改造、電網改造、危舊房屋改造,伴隨著與鄉村旅游扶貧產業園相適應的一系列基礎設施的完備,2019年8月6日,牧之源文巴民俗賓館正式開業運營。開業當天,56間房屋、150個床鋪被搶佔一空。

如今,文巴村通過發展鄉村旅游產業,不僅促進了當地旅游民宿、特色農牧業產品的銷售,也就近解決了不少貧困群眾的務工問題,讓貧困群眾依靠自己的雙手,實現就地脫貧。

“原來什麼也不會,現在通過酒店服務人員的崗前培訓,知道怎麼正規鋪床,如何擺放餐具,經常和游客接觸,也長了見識,每個月至少有3000元的工資。”24歲的藏族姑娘銀措吉說。

據統計,從2015年至2018年,文巴村全村人均純收入由5743.15元增加到了7248.66元。“預計今年文巴村的旅游收益可以達到200萬元,其中80%的收益資金和中央財政補助的50萬元資金用於村集體經濟的再發展和再壯大,文巴村村集體經濟正走上提質增收的快車道。”面對一棟棟拔地而起的特色民宿賓館,一間間充滿藏族風情的湖景房,海南州共和縣扶貧開發局局長吳斑信心十足:“到今年年底,文巴村就可以實現深度貧困村的脫貧摘帽啦。”

興海縣:挪出窮窩窩 搬出新希望

易地搬遷脫貧——因地質災害、生態環境脆弱、生產生活條件惡劣而難以實現就地脫貧的貧困人口將實施易地搬遷,確保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走進興海縣的安多民俗文化村,一棟棟80平方米的獨立小院窗明幾淨,來自牧區的搬遷戶們踱步在干淨整潔的安置村裡格外愜意。得知記者要來,65歲的藏族阿爸麻周早早地站在家門口相迎,金色的夕陽洒在麻周黢黑的臉上,這一刻他笑得格外燦爛。

“現在的房子24小時通電,還有自來水和網絡,寬敞舒適,這就是我們世世代代向往的生活,如今這好日子被我趕上了。”享受著美好新生活的麻周喜悅之情溢於言表。說起過去的日子,麻周深深凝望著遠處的大山,距離這裡115公裡外的龍藏鄉浪琴村是他日夜牽挂的老家。那裡山路崎嶇、交通不便、土坯房漏雨透風,世代放牧的生活讓那裡的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

據興海縣扶貧開發局局長久先太介紹,2015年為解決易地扶貧搬遷及后續產業發展難的問題,興海縣委、縣政府投資22059.5萬元,在縣中心建成佔地1500畝的興海縣安多民俗文化村。2018年10月,安多民俗文化村853戶、3412人全面搬遷到位。

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這是政府對異地搬遷戶最大的責任。

如今,安多民俗文化村不僅通上了公交車,縣醫院、縣幼兒園、縣高中都在村落附近的3公裡處,極大方便了搬遷群眾的入學就醫。同時,新建的體育場、健身中心和農家樂,也讓牧民們享受到了和城裡人一樣的高品質生活。“教育有保障,我們的孩子可以接受12年的義務教育,食宿全免,我們還有自己的對口家庭醫生……”說起現在的大變化,麻周豎起大拇指,贊不絕口。

據悉,2015年底至2017年,興海縣貧困發生率由13.41%下降至10.9%。2018年興海縣實現18個貧困村退出,2103戶7752人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3%以下,“兩不愁、三保障”目標全面實現。久先太表示,下一步興海縣將依托安多民俗文化村發展當地特色旅游,並在閑置的空地上興建扶貧車間,幫助貧困戶增強技能培訓,讓“穩得住”落地生根。

貴德縣:一站式結算 雙簽約模式

醫保與救助“雙管齊下”——通過建立參保專項補助制度和實施醫療救助等政策,將貧困人口全部納入醫療保險范圍,充分享受醫療保險待遇,發揮出醫療保障和救助政策的集成優勢。

面部浮腫、氣色暗黃,在海南州貴德縣河東鄉中心衛生院住院部,患有風濕性心臟病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師海英虛弱地躺在病床上。12年來,稍有呼吸不暢,她便要來到鄉鎮衛生院住院。“原來住院先要自己墊付醫療費,住院結束后才能報銷。現在可以先看病,出院時在一站式結算窗口辦理結算就可以,整個過程不超過10分鐘。”師海英說。

“貧困人口一站式結算窗口”是一項便民利民的暖心福利。建檔立卡貧困戶來院后,在結對的責任醫生幫助下就醫,隻需在一站式服務窗口核實信息后,便可以“先診療后結算”,住院和門診產生的費用均可一次性報銷。

據河東鄉中心衛生院醫生岳靜介紹,每年河東鄉衛生院都會給大病患者提供2000元醫療補助,加上醫療救助、民政救助、財保救助的福利,患者自付費用不到10%。此外,從2017年起,河東鄉中心衛生院對全鄉貧困戶進行入戶隨訪,並進行分類網格化管理,貧困戶的健康狀況盡在掌握,也方便了日后貧困戶問診就醫。

隨著河東鄉中心衛生院與貴德縣人民醫院和海南州人民醫院建立起醫療共同體,一些在基層無法治療的疾病也可以實現更高級別的診療服務。“例如腫瘤之類的重大疾病,我們還對接了青海大學附屬醫院,及時確診或者轉診,基層群眾也能享受到高水平的醫療資源和服務。”岳靜說。

近年來,河東鄉中心衛生院通過實行“先住院、后結算”的模式,落實“首診在基層,分級診療,雙向轉診”機制,村民實現了“小病不出村,常見病不出鄉,大病不出縣”的目標。同時,河東鄉中心衛生院為了更好服務建檔立卡貧困戶,推行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及健康扶貧雙簽約的工作。截止到2019年9月底,河東鄉共簽約11914人,健康扶貧簽約率達100%。

興海縣:群眾吃上“生態飯” 摘掉“窮帽子”

生態保護中實現綠色脫貧——草管員、林管員全部從當地精准識別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聘用,基本保証三江源等重點生態功能區貧困農牧戶有1人從事生態公益管護工作。

37歲的藏族婦女楊先有兩個家,一個在山裡的龍藏鄉浪琴村,一個在縣城的安多民俗文化村,兩地相隔115公裡。

龍藏鄉,曾經是她的故鄉,因地處三江源核心區,生態環境十分脆弱。2017年起,龍藏鄉將符合異地扶貧搬遷條件的321戶牧民陸續搬進縣城,隻為更好地保護好那裡的山水林木。

從那時起,楊先每個月都會以“草原生態管護員”的身份回到龍藏鄉,守護這片生養之地。巡護期間,楊先要對草原牲畜進行清點登記,做好禁牧和草畜平衡區的日常巡查,遇到破壞草原等行為時要及時上報。

“管護員每年都有21600元的工資,加上5794元的生態補償金和23059.5元的轉移性收入,現在全家的人均年收入達到了9561.9元,要比放牧時富足太多了。”楊先說。

抓脫貧固生態,讓群眾吃上“生態飯”,是高原因地制宜實現精准脫貧的有力探索。近年來,興海縣委縣政府圍繞國土綠化行動、河長制等中心工作,積極開發護林員、河道巡查員、環境衛生保潔員等生態崗位,同時積極引導有勞動能力的貧困群眾參與植樹造林、水土保持、園林綠化等生態項目建設。

據統計,目前興海全縣累計聘用草管員1224名(建檔立卡戶1111名)、護林員284名(建檔立卡戶134名),人均增收2.16萬元,讓貧困群眾在保護綠水青山中切實得到了實惠。

貴南縣:移風易俗 治貧先治愚 扶貧先扶智

精神脫貧與物質脫貧“兩手抓”——通過以改變傳統遺風陋習為切入點,讓貧困群眾從觀念束縛中解放出來,把該花的錢用在刀刃上,把該動的腦筋放到致富中。

“1993年,我兒子結婚的時候,我賣掉了家裡的牛羊和庄稼湊了20多萬元購置婚嫁彩禮。”回憶起20多年前的結婚村俗,貴南縣塔秀村村民李加太連忙擺了擺手:“村裡的婚俗就是這樣,再窮也得把婚禮置辦得體面,壓得喘不過氣來。”

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這是貴南縣因地制宜確定的扶貧路子。

近年來,貴南縣在完善扶貧基礎設施建設的同時,狠抓“精神脫貧”,通過制定《貴南縣關於推動移風易俗樹立文明新風的指導意見》,對婚嫁、彩禮、人情消費、宴席、喪葬等花費,根據不同民族習俗提出參考限價,切實減輕了農牧民的負擔。

舊貌換新顏,新風新氣象。一系列破陳規、除陋習、講文明的新舉措在塔秀村落地開花。塔秀村黨支部定下規矩:婚嫁彩禮不得超過5000元,陪嫁控制在5頭牛或15隻羊以下﹔在辦喪事時不予擺放手抓肉和各類飲品等,切實減輕了“紅白之事”所帶來的負擔。

“同時,我們積極引導老百姓轉變消費觀念,將一些日常不合理的開支投入到生產中以增加收入。同時在產業上帶領群眾轉變生產觀念,推進數字化、規模化、集約化飼養模式,推行高效養殖技術,真正通過改變思想觀念,打開老百姓增收脫貧的新視野、新天地。”貴南縣政府副縣長任欠本說。

截至2018年,海南州貴南縣通過犏牛、藏羊養殖,人均年收入達到了10658元,建檔立卡戶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9315元,全縣30個貧困村全部實現脫貧。

草原上的牧民們正一路歡歌,奔向富裕的新生活。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