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優先 玉樹產業園區變身林苗基地

趙俊杰 馬吉祥 祁萬強

2019年07月13日10:59  來源:西海都市報
 
原標題:生態優先 玉樹產業園區變身林苗基地

  在玉樹結古扎曲河畔的德卓灘上,一株株樹苗猶如一個個孩子,在微風中搖曳歡笑。

  見到村民才讓時,他正在樹苗地澆水。才讓家住在扎曲河對岸的新寨村,閑了到這裡打工。才讓說,自從德卓灘改造成玉樹千畝林木良種繁育實驗基地后,這裡的景色一年一個樣。

  “德卓灘之前是一片沙石地,在玉樹地震后的重建期,這裡曾是玉樹災后重建臨時指揮部,也是災后群眾集中安置點,后來逐步改造成玉樹千畝林木良種繁育實驗基地。”玉樹藏族自治州林草局副調研員羅鬆尼瑪說。

  順著羅鬆尼瑪手指的方向望去,到處是長勢喜人的樹苗。在基地中央位置有幾間房屋格外顯眼,羅鬆尼瑪說,那幾間房屋是保留下來的玉樹災后重建指揮部。玉樹災后重建工作完成后,德卓灘肩負的使命也已結束。

  當時,玉樹州決定將德卓灘改造成產業園區,服務於新玉樹發展的需要。后來,為了優先發展生態,玉樹州將產業園區規劃地調整為林業基地建設用地,決定在德卓灘建立玉樹千畝林木良種繁育基地。

  順著一條小路往裡走,一處空地上擺放的展板上詳細記錄了德卓灘近十年的變化。拆除板房、清理廢墟、填土平地、補種樹苗……德卓灘變樣了。

  羅鬆尼瑪清晰記得,災后重建指揮部和群眾集中安置點拆除后,這裡留下的是廢舊板房、生活垃圾等。那段日子,他們起早貪黑,來回奔波,讓德卓灘換了一身綠裝。

  “在玉樹造林的難度和成本都是相當高的。”玉樹州林草局局長昂江多杰說,海拔高,苗木缺氧成活率低,很多樹木因不適應環境而夭折。建林木繁育實驗基地就是為了把外面的樹引進來,在基地培育三年至五年后,再移植到其他地方。

  在玉樹市區的一條主干街道上,街道兩旁栽植的柳樹與其他街道清一色的青楊形成明顯反差。“這種柳樹品種叫藏柳,是德卓灘千畝林木良種繁育實驗基地培育的新品種,相比青楊,藏柳樹齡高,抗寒、病虫害少,適宜在高海拔地區生長。”羅鬆尼瑪說。

  青楊在玉樹地區樹木中佔有重要地位。據統計,以前玉樹的營造林青楊佔比最大。青楊在改善玉樹生態的過程中,弊病也漸漸顯露出來。“受高海拔氣候的影響,玉樹地區青楊的最大樹齡隻有八九十年,隻有我省東部地區青楊樹齡的三分之一左右。”羅鬆尼瑪說,在玉樹種活一棵樹不易,而青楊樹齡低,投入高,產出低,使它不能長久為玉樹生態服務。

  在玉樹州林業人員和省農林科學院林科所科研人員的共同努力下,替代青楊的藏柳試種成功。“藏柳以前在玉樹等地有零星分布,但它能否適宜大面積種植並沒有科學論証。隨著千畝林木良種繁育實驗基地的建成,藏柳試種也獲得成功。”羅鬆尼瑪說。

  在玉樹千畝林木良種繁育實驗基地,成片的藏柳樹苗長勢茂盛,最大的高約3米。羅鬆尼瑪說,藏柳繁殖生長速度快,三四年時間就可以移植了。目前,基地的藏柳幼苗已有40萬株了。

  看著成片綠意蔥蘢的藏柳,羅鬆尼瑪露出幸福的笑容,他的眼中,似乎已經呈現了五六年后藏柳遍布玉樹角角落落的美景。

  玉樹高原千畝林木良種繁育實驗基地的建成,創造出了玉樹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成功范例。該基地創造了我省海拔3700米建育苗基地的記錄,促進了玉樹林業產業調整形成規模發展,對玉樹城鎮造林綠化建設提供了優質適宜樹種苗木需求,降低了苗木成本,提高了苗木成活率。

  昂江多杰說,根據玉樹州委州政府的安排部署,把玉樹千畝林木良種繁育實驗基地建成集培育苗木、生態科普教育、生態體驗、休閑娛樂和野生動植物培育及標本展示為一體的綜合性生態公園,為建設綠色玉樹家園、改善城市環境,提升居民生活質量,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作出更大的貢獻。

(責編:馬建輝、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