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我的援青故事】難熬的漫漫長夜

潘勇強

2019年04月09日08:55  來源:人民網-青海頻道
 

三月,內地該是春暖花開了,但是在果洛,卻是時晴時雪,一片銀裝素裹,一派神秘聖潔的雪域高原風光。三月的果洛,寒風凜冽,冰天雪地,也是缺氧最為厲害,最為艱苦的季節。

氣溫徘徊在零下20多度,氧氣含量處於全年最低的50%多。三月的果洛,漫漫長夜最難熬,失眠如影隨形。睡不著的夜裡,腦子卻非常活躍,一幕又一幕一遍又一遍地想事情,徹夜翻來覆去。

在恍惚中,時而揪心起年邁的父母來,不知道近期他們的身體狀況如何?臉上的皺紋、頭上的白發又多了嗎?時而又揪心起年幼的小兒來,他才剛剛蹣跚學步、咿呀學語,不知道是不是進步些了?晚上睡得好嗎?不願意吃飯的壞習慣好些了嗎?既要上班還要照顧家庭的妻子,你的一切還都順心嗎?家庭的重擔全部壓在你的肩上,對你熱愛的工作一定影響不小吧?最牽挂的還是大兒,今年初三中考,要常常復習到深夜,每天十幾個小時的高強度腦力勞動,內心真的很心疼他。

想起這些,我愧意頓生,遠在千裡之外的我能做什麼呢?我隻能在電話裡寒暄問候,僅此而已。作為兒子、丈夫、父親的我,不能時常陪伴在他們的身邊。為了完成三年援青的光榮使命,我個人辛苦,家人也為我做著巨大的犧牲!

恍惚中,我遨游在自己來工作的這片土地上——黃河源頭的星宿海和扎陵湖、鄂陵湖燦如星河,這片土地孕育了中華民族偉大的母親河黃河,而黃河又像慈祥的母親哺育了中華民族。巍峨雄壯的神山阿尼瑪卿雪山腳下,信徒們用最虔誠的方式轉山膜拜,古老的儀式和聖潔的雪山構成了最為庄嚴神秘的藏區景象。果洛的發祥地年保玉則聖潔迷人,雄偉的神山矗立在聖湖之畔,淡淡的雲霧繚繞在雪山聖湖之間,漫山遍野的格桑花迎風盛開,馬背上的藏族漢子揚起牧鞭,牦牛像淙淙溪水一樣自由流淌,共同構成了一幅草原牧歌的場景,真不愧為天神的花園!在這片遙遠而高峻的土地上,還有過紅軍的足跡,當年紅軍翻雪山、過草地來到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藏族群眾牽著牛馬背著糧食從四面八方趕來,從此在邊遠的藏區,革命之火呈燎原之勢,一個又一個有志青年跟著紅軍北上抗日。最讓我感到震撼的是,在這片崇尚英雄的土地上,迄今還流傳著世界最長的史詩《格薩爾王傳》,仿佛英雄格薩爾白盔白甲白馬隨時如風而至,在黃河九曲十八彎的高山之巔橫刀立馬,橫眉冷對一切魑魅魍魎。在獅龍宮殿之外久久凝望瑪域疆土,心牽瑪域的子民。果洛有著大量的格薩爾神授藝人,這些藝人以一種科學難以解釋的神秘,傳播著英雄格薩爾的故事。我見過德爾文史詩村的神授詩人,他們在那一刻,似乎見到了心目中的英雄,手舞足蹈、人神不分,近似癲狂。

果洛啊,就是這樣一個地方,草原姑娘悠揚甜美的歌聲,在巍峨的雪山間縈繞,在無垠的草原間縈繞,在我的心頭久久地縈繞,讓我時常魂牽夢繞!

一想起自己來果洛的使命,我頭腦突然特別清醒,毫無睡意。當前,正是國家扶貧攻堅的關鍵階段,這三年的援青,意義真的特別重大,因為我們是國家脫貧攻堅第一線的實踐者、參與者和見証者。

為什麼要援青?

在青時干什麼?

離青時留什麼?

我時常拿這三個問題拷問自己。我知道,要想完成這三個問題的答案,隻有傾心傾情地愛這片土地,隻有竭盡所能地履職盡責做實事,為果洛脫貧攻堅貢獻智慧、揮洒汗水,同時在艱苦邊遠地區錘煉黨性、砥礪品質、增長才干、豐富人生、提高自己,才是對組織的信任、領導的關懷、朋友的期待、家人付出的最好回報。

三月,在果洛漫漫的長夜、無盡的失眠中,我完成了一次又一次人生重要的思考!

潘勇強,上海市青浦區第三批援青干部,任果洛州旅游局副局長(援青)。(來源:青海援青人才(博士服務團)聯絡服務中心)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