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機關報批眾多落馬官員:深深中了僥幸這種毒

魏寅

2018年11月11日14:59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據報道,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原主任王素英、原副主任馮立志因涉嫌違紀違法問題,多次接受駐民政部紀檢監察組談話,其間“轉移贓款贓物,對抗組織審查”“一直無動於衷,毫無悔改之意”。直到被留置后,看到“動真格了”,才坦白交代自己的問題。這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行為,可謂僥幸心理的典型表現。

  其實,在眾多落馬官員的懺悔書中,不難發現這樣的表述:“曾經心存僥幸”“受僥幸心理的驅使”“僥幸之心戰勝了理智”……可以說,“僥幸”是懺悔書中的高頻詞。這些人在滑向違紀違法深淵的過程中,並非不知道可能面臨的風險,並非沒想過可能付出的代價,但就是收不了手、剎不住閘,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他們深深中了“僥幸”這種毒。

  為什麼古往今來有識之士一直說要“慎獨、慎初、慎微”?就因為“獨、初、微”是最容易被僥幸心理攻克的地方。有的人以為,自己背著人、暗地裡做的那些齷齪事,不可能被組織發現,結果事情終究還是敗露了﹔有的人第一次違反規矩、逾越底線之后,發現“也沒出什麼事”,於是越陷越深,以致難以回頭﹔有的人對“一絲一粒、一厘一毫”的問題放鬆了警惕,最終落得個“堤潰蟻孔、氣泄針芒”的結局……至於像文章開頭那種,組織都多次找其談話了,還不老實、不回頭的人,就更是中毒太深了。

  實踐証明,僥幸的最后一定是大不幸。那些以身犯險的黨員干部,本質上是在進行一種賭博,賭的是個人聲譽,賭的是政治前途,賭的是家庭幸福。“一入賭局深似海,一念僥幸毀余生。”君不見,賭徒有幾個能落得好下場?不管官多大、位多高、權多重,到了紙包不住火的那一天,不僅要把違紀違法所得全部吐出來,把自己的“賭本”賠個精光,還會讓黨的事業受損、政府公信蒙塵。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從全面從嚴治黨的大局出發,對心存僥幸的違法亂紀者高高舉起板子。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調研時曾強調,“使觀望者不再猶豫、僥幸者去掉幻想、投機者沒有市場”﹔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上強調,“領導干部要心存敬畏,不要心存僥幸”﹔對巡視工作提出要求,“要出其不意,殺個‘回馬槍’,讓心存僥幸的感到震懾常在”。黨中央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也釋放出黨紀國法不容觸碰、心存僥幸沒有出路的強烈信號。如果時至今日還不肯放棄僥幸心理,就真是不識時務了。

  如果一時犯了糊涂、違反了黨紀國法,也不能將錯就錯、越陷越深,而是應主動向組織報告、如實交代、真誠認錯、及時改錯。應當認識到,我們黨一貫堅持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針,執行防微杜漸、寬嚴相濟的政策。黨的十九大把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寫入黨章,為的就是防止“好同志”變為“階下囚”的斷崖式下跌﹔《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規定,涉嫌職務犯罪的被調查人主動認罪認罰的,監察機關經領導人員集體研究,並報上一級監察機關批准,可以在移送人民檢察院時提出從寬處罰的建議……這意味著,隻要放棄僥幸、真心悔過,就能爭取得到寬大處理。

  由此觀之,對於僥幸心理“禁於未然之前”“禁於已然之后”都很重要,但歸根到底,黨員干部要敬畏權力、敬畏人民、敬畏黨紀國法,讓外在的制度約束內化為行動自覺。各級組織要嚴格落實管黨治黨責任,堅持嚴字當頭、全面從嚴、一嚴到底,讓心存僥幸者打消幻想,讓誤入歧途者迷途知返。(魏寅)

(責編:馬建輝、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