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首期成果發布——

青藏高原變綠有喜有憂

呂 諾 王沁鷗 張寶亢

2018年09月12日16:3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青藏高原為什麼變綠,是不是生態趨好的信號?被稱為地球“第三極”的青藏高原,是我國重要生態安全屏障。2017年,我國時隔40多年再次啟動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一年來,科考隊員開展冰川、湖泊、水文、氣象、高寒生態與生物多樣性、土地資源變化等多學科綜合考察。2018年9月5日,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的首期研究成果在拉薩發布,可以多角度解讀氣候環境的“青藏密碼”。

研究成果顯示,過去50年來,青藏高原大於1平方公裡的湖泊數量從1081個增加到1236個,湖泊面積從4萬平方公裡增加到4.74萬平方公裡。氣溫高了,水資源多了,山上林木越長越高,地上植被返青越來越早——青藏高原在變綠。但這一變化既讓人歡喜也讓人憂。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生態實驗室主任朴世龍說,上世紀以來,青藏高原增溫強烈,植被生長顯著增加,2000年之后,變綠速率有減緩趨勢且空間分布不均,表現為高原西南地區植被生長下降,而東部地區仍增加。

植被覆蓋對溫室氣體在大氣中的濃度有直接影響。植物可通過光合作用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並將其固定在植被和土壤中,從而減少溫室氣體在大氣中濃度。2000年以來,青藏高原生態系統每年淨吸收0.51億噸碳,佔中國陸地生態系統碳匯的15%-23%。但持續快速增溫可能導致青藏高原區域凍土融化,從而釋放凍土中的大量“老碳”到大氣中,加劇氣候變暖。

青藏高原擁有熱帶雨林至高山草甸的完整植被垂直帶,以及北半球最高海拔的高山樹線。調查結果顯示,過去100年,樹線位置平均上升了29米,最大上升幅度80米。

“高山樹線上升,增加了森林生物量,有利於提高生態系統的碳匯功能。”朴世龍說,“另一方面,也壓縮了高寒灌叢—草甸的生存空間,增加了種群密度及其競爭,提高了高海拔特有物種消失的風險。”

“如何應對氣候變暖帶來的挑戰,也是今后一段時間青藏高原農業重要而緊迫的工作。”朴世龍說。

(據新華社電)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