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前教育須先“退燒”再“調理”

2018年09月12日16:37  來源:光明日報
 

  近日,北京出台學前教育管理新規《關於進一步加強學前教育管理的意見》,提出一系列新的政策措施,著眼提高學前教育質量,保障幼兒健康成長。這是繼朝陽區偶發“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之后政府出台的最為系統全面的文件,我們應該為之點贊喝彩。

  北京新政可謂“標本兼治,系統施策”,既有管眼前、預防發生惡性事件的,如增設法制副園長、配備安全員、要求看護幼兒時兩名工作人員同時在場等措施﹔又有管長遠、從根本上解決辦園質量低問題的措施,如健全教師師德承諾及教師心理輔導制度、逐步實現公辦幼兒園非在編教師同工同酬、探索完善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教師工資保障機制、組建學前教育督查管理隊伍等。筆者認為,囿於公共財力人力資源,一定要突出時要,分清先后,先“退燒”,把最首要的安全穩定問題解決好﹔再“調理”,逐步解決學前教育深層次的體制機制保障上的欠賬大問題,切不可四處用力,出台大規劃又遲遲難以見效,而幼兒安全問題卻此起彼伏不斷出現。

  第一記“退燒”貼是晒晒“日光浴”。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幼兒園辦學行為既需要家長了解、參與,更需要家長監督。我們要充分利用好現有的家長委員會、志願者制度,讓孩子的游戲活動和飲食起居“透明”起來,堅決避免在暗處發生因極個別教師心理陰影帶來的災難事件。

  第二記“退燒”貼是亮出“警示牌”。幼兒是最弱小的群體,對幼兒的保護要用最堅決的態度。幼兒安全事件雖然不多,但影響極大、波及極深、后果極壞。要堅決查處違法違規行為,以儆效尤,避免積小成大,傳染情緒,帶壞社風,同時要教育廣大幼兒園教師和保育人員常懷敬畏之心,常思作惡之害,不敢心存僥幸。

  第三記“退燒”貼是高筑“道德壇”。教師是神聖的職業,師德師風是評價教師素質的第一標准。百年人生,始於幼學,塑造幼兒的靈魂對教師自身靈魂的要求,比任何一個學段都更高。要創新手段廣泛宣傳優秀學前教師的事跡,家喻戶曉,樹立幼師師德高於天的社會風尚,讓每一名教師在享受和踐行神聖中自律自強。

  第四記“退燒”貼是珍視“老人言”。學前教育主要任務不是傳授文化知識,而是促進幼兒身心健康、養成良好習慣。在師資力量水平普遍不高的狀況下,培育和推廣好的游戲和管理模式比下大功夫提升教師學歷、增加編制更為經濟可行。一個很重要的方式是遵循“老人言”,遴選一批老園長、老教師,研究開發好的辦園模式、游戲模式,並利用現代信息技術迅速培訓推廣,加快解決幼兒教師不會教、不會保育的問題。

  當然,貫徹黨的十九大關於“辦好學前教育”的要求,從長遠看,還是要靠“調理”。必須通過積極挖潛、規范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等途徑整體擴大學前教育規模,剛性規定公辦園和低收費民辦園學額的佔比,使絕大多數的幼兒接受普惠性學前教育,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要出台並落實生均撥款標准或生均公用經費標准,完善成本分擔機制。有條件的地方加快出台教師配備標准並配齊教師,加大教師培養培訓力度,提升學前教育保教水平。要約束社會資本兼並收購、加盟連鎖、協議控制公辦園或非營利性幼兒園行為﹔完善管理制度,規范社會力量辦園。

  進入新時代,經濟社會發展一方面成就斐然,另一方面新矛盾不斷出現。教育領域諸多現象作為社會各領域深層次問題的投射,更是如此。這不禁使人想到中小學生參加校外培訓熱、致使學業負擔重問題,有關部門釆取的路徑也是先“退燒”再“調理”,即先治理培訓機構安全隱患、無証無照等火燒眉毛的問題,確保學生基本安全,再著眼長遠構建規范有序的發展秩序。由此可見,這已成為當今社會公共治理中解決熱點難點的一種有效策略。(作者:交予)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