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青海頻道>>體育娛樂

“了不起”的暑期檔

孫佳山 周 祚

2018年09月10日15: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暑期檔影片《西虹市首富》獲得了超高票房

  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電影暑期檔,全國電影市場總票房達到17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74%。其中真正屬於暑期的7、8兩個月,電影總票房達到137.87億元,平均日票房2.22億元,遠超全年市場的平均水平。自2015年起,暑期檔佔全年電影票房的比重逐年增加,已成為繼春節檔之后,中國電影市場全年第二大支柱檔期。由於暑期檔比春節檔時間跨度大、上映作品多,因此在中國電影市場佔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暑期檔”這個概念是來自好萊塢的“舶來品”。但和美國的暑期檔為6-8月不同,中國絕大部分學校的暑期都不包含6月。更重要的是,和北美市場相比,中國影院消費的主力從來都不是學生群體。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北美13-17歲的影院觀眾佔比14%,而中國僅為5%,且觀影頻次大幅低於北美,把“學校放暑假”解釋為中國暑期檔的主要成因,既缺乏依據,也不符合我國國情。

  與春節假期所帶來的潛在消費者近年來急劇暴增相比,國內暑期檔在市場層面並不佔有“天時”。那麼,又是哪些因素支撐起了這個“全年第二大檔期”呢?

  誰撐起“不佔天時”的暑期檔

  僅從數據上看,近3年的暑期檔票房一直保持著穩健的增長。但在看似穩健的數據背后,無論是需求端的電影觀眾還是供給端的電影產品,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2-2017年中國新建了近6500家影院,影院渠道已經基本上“下沉”到縣鎮一級,於是電影消費者的主力群體也由傳統的北上廣等一二線城市,開始向三四線城市乃至更為遼闊的縣級市擴散。數據調研顯示,僅在2017年就有約兩億新觀眾首次走進了電影院,這些觀眾的主要特征是:以“80后”和“90后”為主,收入和受教育程度不高,娛樂方式非常依賴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在對電影的需求方面,他們既不是細細品味藝術電影的迷影文化主體,也不是消費好萊塢故事的新興中產階級,他們來自社會底層,過去被主流文化所忽略。他們的消費訴求,在移動互聯網和智能終端普及的時代被前所未有地釋放,潛移默化地改變原有的以一二線城市中產階級所主導的審美結構,同時也在影響著觀影人群結構的變化和文化藝術領域的具體創作。

  這些新一代觀眾對於電影產品的需求,也促使電影生產者們不斷反思和變革。就在幾年前,大家都以為“IP(知識產權)”和“流量明星”是解決一切電影消費需求的靈丹妙藥,但之后無數血本無歸的案例表明,這些投機的生產方式並不能滿足新一代的電影受眾,電影生產者們於是將重點轉向了結合現實題材的商業類型片的創作。在今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上,一位電影界人士就明確表達:“所有具有情感驅動力的現實主義類型電影在中國都會擁有巨大的市場,因為中國觀眾就是要看真實的情感沖突和真實的社會沖突,這也是電影人要在創作和發行的過程中所應堅持的態度。”正是在這樣的業界共識之下,幾年來中國本土電影的供給逐漸從“特效、IP、明星、奇觀”等標簽轉向了更貼近現實的商業類型電影,並通過《湄公河行動》《戰狼2》《紅海行動》《我不是藥神》等優秀的現實主義影片取得了商業上的成功。

  2018年的暑期檔就是這一趨勢的縮影:就在幾年前,我國曾經在暑期檔期間減少好萊塢大片的引進數量,但在2018年的暑期檔中,即使放開引進,國產電影還是包攬了票房收入的前5名,而其中排前三名的作品都具有非常濃烈的現實主義創作基底:它們或是直面現實生活中的實際沖突(《我不是藥神》),或以貼近現實的方式創作出來源生活的喜劇故事(《西虹市首富》),或將現實社會中的矛盾與人性在極端情境下進行拷問(《一出好戲》),這些作品不僅取得了票房的成功,也得到了觀眾的好評。可以說,無論是去年《戰狼2》的一枝獨秀,還是今年現實題材的全面爆發,正是這些回應了新一代電影觀眾切實需求的優秀作品被集中於暑期檔中,才能讓本不佔“天時”的暑期檔,在“地利”(優秀作品)和“人和”(觀眾需求)的共同作用下取得了票房的佳績。

  市場呼喚更加多元的影片供給

  在這個暑期檔中,我們也會發現一些供需失衡的案例和隱憂,比如在映前備受關注的知名IP改編電影《愛情公寓》,上映后第二天的票房跌幅超過50%,而擁有多名大牌明星的《歐洲攻略》和主打經典情懷的《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在上映第二天的票房跌幅超過了70%,都說明依托舊有生產模式的影片即使花大價錢請來大明星或手握國民級IP,仍然可能被觀眾拋棄。而且,在主打學生群體的動畫電影、主打年輕女性的愛情電影方面,今年暑期檔的影片供給也乏善可陳,沒有釋放出這些細分人群的觀影熱情。

  一個成熟的電影市場,應能做到各類影片的多樣化、差異化供給,因為新一代消費者對電影產品的需求是多樣化、差異化的,沒有哪一種電影類型或題材會滿足他們的全部口味,這就要求電影產品必須完成從“合家歡”“人見人愛”的制作模式向“小眾人群引爆”“長尾效應”等多樣化、差異化供給的轉變。

  與此同時,在不斷變化、發展的中國電影市場中,市場管理機制方面也存在著亟需改革的領域:比如面對全國市場巨大的地區差異,一刀切式的單一院線制是否限制了電影產品的多樣化、差異化供給?比如如何為商業目的性沒有那麼強的藝術電影創造空間,讓更多類似《小偷家族》《北方一片蒼茫》《大三兒》的藝術電影也能在暑期檔取得成功?

  總而言之,2018年的暑期檔是“了不起”的。隨著我國電影產業的不斷健康發展,尤其是符合受眾需求的產品在充分的市場競爭中取得成功,不僅對今后的暑期檔,甚至對整個中國電影產業而言,都將是未來可期。

(責編:王紅玉、楊陽)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