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人民要論)

黃群慧

2018年08月17日09:3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這既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內容,也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客觀要求。要推進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轉變、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關鍵是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

我國已成為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但大而不強的問題仍然突出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長期保持較快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從1978年到2016年,我國年均經濟增速達到9.6%,第二產業增加值年均增速更是高達10.9%。隨著工業化快速推進,我國制造業規模不斷擴大,已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工廠和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制造業快速發展的奇跡充分証明,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不斷解放思想、深化改革開放,是我國取得巨大發展成就的最主要經驗。改革與開放雙輪驅動,以對外開放促進深化改革,以深化改革提高對外開放水平,構成了我國制造業發展由內到外的全面動力機制。實際上,從我國各產業的市場化水平和對外開放水平來看,制造業一直是起步最早、市場化程度和對外開放水平最高的產業和領域。截至2017年,在制造業31個大類、179個中類和609個小類中,完全對外資開放的產業和領域有22個大類、167個中類和585個小類,分別佔71%、93.3%、96.1%。這充分體現了我國制造業較高的對外開放水平和市場化程度。可以說,改革開放是我國制造業發展的強大動力,它加速了我國制造業發展的市場化進程,順應了制造業全球價值鏈分工與合作大趨勢,為我國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奠定了雄厚物質基礎。

在充分認識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制造業發展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時也必須看到,盡管我國是世界制造大國,但從制造業增加值率、勞動生產率、創新能力、擁有的核心技術、關鍵零部件生產、高端產業佔比、產品質量和著名品牌等各方面衡量,我國制造業大而不強、發展質量不夠高的問題十分突出,建設制造強國和發展先進制造業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一方面,我國制造業產業結構不平衡、高級化程度不夠,低端無效供給過剩與高端有效供給不足並存。從具體制造業產品看,大部分產品的功能性常規參數能夠基本滿足要求,但功能檔次、可靠性、質量穩定性和使用效率等方面還有待提高,高品質、個性化、高復雜性、高附加值產品的供給能力不足,高端品牌培育不夠。另一方面,我國優秀制造業企業數量不夠多,特別是缺少世界一流企業。從世界品牌實驗室公布的2017年“世界品牌500強”名單來看,我國入選品牌僅有37個,約佔7%。在全球知名品牌咨詢公司英圖博略(Interbrand)發布的2017年度“全球最具價值100大品牌”排行榜中,我國制造業產品品牌隻佔2席。我國制造業發展存在的短板充分說明,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必須大力提升制造業供給質量,推動制造業實現高質量發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是指在新發展理念指導下的更高程度滿足社會需求的發展,具有產業結構高級化、產業組織結構合理化以及制造產品高品質、高附加值、高復雜性、高個性化等一系列特點。

抓住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機遇,大力提高制造業發展質量

建設制造強國,發展先進制造業,不僅是我國進入工業化后期的發展需要,也是順應世界工業化趨勢特別是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的必然要求。從世界范圍看,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發達國家紛紛推出再工業化戰略,同時以制造業信息化、智能化、服務化為特征的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方興未艾,我國制造業發展既面臨嚴峻挑戰,也迎來重大歷史機遇。從挑戰來看,在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背景下,我國制造業的粗放型發展模式不可持續,必須轉向創新驅動的高質量發展模式。從機遇來看,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為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和創新發展提供了技術經濟基礎、指明了發展方向。作為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我國必須抓住這次科技和產業革命的歷史機遇,大力提高制造業發展質量,加快建設制造強國。

樹立大質量觀,積極推進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推進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是一項復雜的、涉及經濟社會各個方面的巨型系統工程,需要社會各界和制造企業凝心聚力、鍥而不舍、協同推動。這就需要從系統、全局、綜合和長期的視角看待中國制造的質量問題,建立起涵蓋經濟、文化、社會、生態文明等多領域,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共同參與的質量管理體系。一方面,要提高國家層面的計量、標准、檢驗檢測、認証認可等國家質量基礎設施的支撐能力,產業層面的產業基礎能力,企業層面的技術創新能力和管理創新能力,有效解決各個層面基礎能力不高的問題。另一方面,要改善社會文化環境、政府政策環境和市場環境,協同推進社會文化環境改善與經濟激勵機制完善,協同推進質量法制體系完善和市場體系建設,同時大力激發企業家精神、弘揚工匠精神。

建立良好創新生態系統,提升制造業技術創新能力。關鍵基礎材料、核心基礎零部件、先進基礎工藝、產業基礎技術一直是制約我國制造業發展和質量提升的技術瓶頸。比如,我國一些關鍵基礎材料、核心基礎零部件對外依存度較高,一些關鍵工作母機、高端醫療設備、高端精密儀器及其核心元器件也在很大程度上依賴進口,部分先進基礎工藝和產業基礎技術缺乏,等等。解決這些問題,僅僅依靠增加創新投入遠遠不夠,還要不斷完善制造業科技創新生態系統,為技術創新營造良好環境。一是著力消除制造業創新鏈中基礎研究和產業化應用之間的斷裂或脫節,提高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率﹔二是構建制造業科技創新網絡,提高創新生態系統開放性、協同性,促進信息、人才和資金在各類創新主體間高效流動,形成開放合作的創新網絡和形式多樣的創新共同體﹔三是積極建立有利於各類企業創新發展、公平競爭的體制機制,尤其是為中小企業創新能力提升創造更好條件﹔四是加強各層次工程技術人員的培養,尤其要重視提高技術工人的創新能力。

堅持改革開放,形成制造業全面開放新格局。20世紀90年代以來,在全球制造業發展中,產品模塊化程度不斷提升,生產過程可分性日益增強,信息技術和交通技術進步帶來交易效率顯著提高、交易成本明顯下降,基於價值鏈不同工序、環節的產品內分工獲得極大發展,制造業全球價值鏈分工成為國際產業分工的主導形式。隨著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加速拓展、業態創新和產業融合日趨加快,新興工業化國家不斷提升制造業發展水平,提升其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位置,全球價值鏈日益呈現出多極化發展的新態勢。因此,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必須加快制造業對外開放步伐,積極融入全球價值鏈分工。改革開放40年的經驗表明,我國制造業發展所取得的成就得益於對外開放。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了新時代,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更加需要擴大對外開放,形成制造業全面對外開放新格局。一方面,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建立健全外商投資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機制,切實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為全球投資者營造穩定公平透明、法治化、可預期的營商環境﹔另一方面,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引導更多中國企業到相關國家投資興業,建立高水平研發中心、制造基地和工業園區等,推進產能合作和技術創新合作,實現互利共贏。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

(責編:王柯嵐、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