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折不撓,創造綠色奇跡(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

——內蒙古庫布其沙漠治理經驗報道之一

武衛政 劉 毅 寇江澤 吳 勇 張 棖

2018年08月06日08:5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持續推進庫布其沙漠治理,杭錦旗沿穿沙公路兩側栽種綠色植被、修復生態。

  本報記者 吳 勇攝

  黃河內蒙古段“幾”字彎南岸,鄂爾多斯高原北部與河套平原交界地帶,我國第七大沙漠——庫布其沙漠盤踞於此。

  庫布其,蒙古語意為“弓上的弦”。奔騰不息的黃河似弓,橫亙東西、綿延360多公裡的沙漠如弦。

  庫布其沙漠面積約1.86萬平方公裡,是離北京最近的沙漠,直線距離僅有800公裡左右。這裡曾經生態惡化,寸草不生,沙塵肆虐,被稱為“懸在首都上空的一盆沙”。

  今夏,記者深入庫布其沙漠腹地探訪,看到的卻完全是另一幅畫面:印象中黃沙漫漫的大漠圖景始終未曾遇到,反倒是隨處可見郁郁蔥蔥的花棒、沙柳、檸條,讓人忘卻了自己置身於沙漠之中。7月下旬,幾場大雨過后,沙漠腹地蓄出大大小小的水窪,水中聳立的株株灌木看似水草一般,不時還有飛鳥掠過。“本以為這兒到處是沙漠,不承想卻像到了濕地。”有人說道。

  近年來,庫布其沙漠生態環境持續改善,雨水和游客數量都在不斷增多。眼下正是旅游旺季,眾多游人在這裡流連忘返,沙漠中的蓮花酒店、七星湖酒店一房難求。

  一度死寂的沙海,如今綠進沙退,生機勃發,“庫布其”聲名遠揚。2017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致第六屆庫布其國際沙漠論壇的賀信中指出:“中國歷來高度重視荒漠化防治工作,取得了顯著成就,為推進美麗中國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為國際社會治理生態環境提供了中國經驗。庫布其治沙就是其中的成功實踐。”

  世界矚目的這個綠色奇跡,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從“一苗樹”到19萬畝林

  久久為功,曾經令人望而生畏的沙海充滿生機活力

  庫布其沙漠,地跨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杭錦旗、達拉特旗、准格爾旗三地。近千余年間,由於無節制的放墾開荒,加之干冷多風的氣候,庫布其變成不毛之地,荒無人煙。

  新中國成立之時,庫布其沙漠生存條件極其惡劣。“沙裡人苦、沙裡人累,滿天風沙無植被﹔庫布其窮、庫布其苦,庫布其孩子無書讀﹔沙漠裡進、沙漠裡出,沒水沒電沒出路”,這是當地流傳的民謠。那時,沙漠每年向黃河岸邊推進數十米,流入泥沙1.6億噸,直接威脅“塞外糧倉”河套平原和黃河安瀾。

  達拉特旗中和西鎮官井村就在庫布其沙漠南緣。提起幼時的風沙天氣,54歲的高二雲至今心有余悸:“記憶裡小時候到處都是沙子。大風刮一晚上,沙子就把房門堵住了,得跳窗出去。沙子有時甚至把房子埋了,順著沙丘一路走,能走上房頂。”

  官井村曾經有另一個名字——“一苗樹壕”,因為以前偌大的村子,隻有一棵柳樹成活。

  是改革開放的春風,吹綠了“一苗樹壕”,喚醒了沉睡千年的庫布其沙漠。鄂爾多斯市大膽改革,先行先試,上世紀80年代初實行“五荒到戶、誰造誰有、長期不變、允許繼承”政策,激發了社會各界巨大的治沙動力。

  1986年,高二雲的父親高林樹帶著妻兒老小,趕著二餅餅牛車,一頭扎進庫布其沙漠,開始治沙造林。遭遇無數挫折失敗和冷嘲熱諷,高林樹沒有低頭,默默耕耘,一次栽不活,下次接著栽。一棵,兩棵,三棵……樹終於成了林,一家人種活了近千畝樹苗。林下套種草料,放羊,高家成了村裡第一個萬元戶。

  村民們紛紛包地治沙。如今,官井村全村33萬畝土地,種樹19.2萬畝,“一苗樹”發展到一大片林。一叢叢的沙柳、檸條,牢牢鎖住了沙丘。“我們這兒低的地方叫壕,高的地方叫梁。以前的褲衩壕、一苗樹壕,現在都有了更‘綠’的新名字:沙柳壕、檸條梁、公益林基地等。”曾任官井村村支書的周玉小樂呵呵地告訴記者。

  頂著風沙不回頭,盯著綠色加油干,庫布其人就像大漠中的駱駝一樣堅韌皮實。

  登上杭錦旗第一條穿沙公路旁的防火瞭望塔,四下遠望,隻見公路兩側的沙地,被沙生植物覆蓋起來。這條全長115公裡的黑色柏油路,從杭錦旗錫尼鎮出發,猶如一把利劍,直插庫布其沙漠腹地,硬生生將沙漠攔腰劈斷。

  沙海筑路,談何容易!現已退休的原杭錦旗交通局局長白富華,是當年的筑路人。修路前,他曾帶領技術人員進入沙漠勘測設計。“一個月的測繪,足足丟了幾十個水壺。為啥?水壺放在測繪過的路線,剛走100多米,就被沙子埋了。”白富華說。

  “清湯挂面碗底沙,夾生米飯沙磣牙,帳篷睡聽大風吼,早晨起來臉蓋沙。”這就是當時的工地生活。施工人員用推土機在沙窩裡推一個1米多深的溝,搭上防雨布,就是住的地方了。工地上的水桶和鍋蓋,晚上經常被大風吹得哐哐當當,第二天得跑老遠才能找回。

  從1997年到1999年,三度寒暑,七次會戰,13萬杭錦旗人的汗水,凝結成了一條縱貫沙漠南北的柏油路。

  如果沒有植被壓沙護路,一場風就能把路面埋得蹤跡全無。必須種樹固沙!杭錦旗人在公路兩側扎出2000多萬公頃沙障,栽下幾百萬株樹。

  如今,駕車行駛在這條穿沙公路,昔日的沙障網格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幾公裡寬的綠色植被。老百姓通過修路學會了治沙,一片片綠色沿著公路兩側向沙漠深處鋪展。

  先易后難,由近及遠,鎖邊切割,分區治理,整體推進……庫布其沙漠治理有序開展。

  鄂爾多斯人在庫布其沙漠南北緣栽下鎖邊林帶,建起了東西長200多公裡、南北寬3—5公裡的綠色防風固沙體系,喬、灌、草結合,帶、網、片相連。同時,依托十大季節性河流,修建多條穿沙公路,將沙漠切割成塊狀,分區治理,建成一道道綠色生態屏障,阻止沙漠擴張蔓延。

  黨的十八大作出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決策部署以來,庫布其治沙明顯提速。黨委政府主導、政策引導,治沙龍頭企業億利集團發揮突出的示范、帶動作用,伊泰、東達等企業、社會組織、農牧民等各方力量踴躍參與,涌現出“治沙愚公”烏冬巴圖、國有林場治沙標兵王雙喜、全國勞模烏日更達賴、沙漠造林人張喜旺、林業生態建設標兵莫日根道爾計等先進個人。曾令人望而生畏的沙海,充滿生機和活力。

  從吃不飽飯到“百萬元戶”

  綠富同興,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同步增加

  達拉特旗銀肯敖包,庫布其沙漠最高點。站在上面,舉目四顧,人們真切地看到沙漠黃龍已被降服,安然臥於大地之上。

  庫布其的植被在增加。經過幾十年不懈努力,庫布其沙漠治理面積達6000多平方公裡,綠化面積達3200多平方公裡,森林覆蓋率、植被覆蓋度分別由2002年的0.8%、16.2%,增加到2016年的15.7%、53%,生物種類大幅增加。以往持續惡化的生態環境,實現“整體遏制、局部好轉”的歷史性轉變。

  庫布其的流沙在減少。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資源信息研究所監測結果表明,庫布其區域流動沙地面積從1986年的9207平方公裡(佔區域總面積的49%),減少到2015年的4620平方公裡(佔區域總面積的25%)。半固定、固定沙地面積明顯增加。

  庫布其的風沙在變弱。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的科研團隊對典型沙塵過程進行模擬分析,得出結論:庫布其沙漠植被恢復,對降低京津地區風沙災害產生積極影響。

  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隨著沙漠生態的修復,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呈現勃勃生機。

  參與庫布其治沙造林及相關產業開發的企業達到80多家,逐步打造了生態修復、生態農牧業、生態健康、生態旅游、生態光伏、生態工業“六位一體”的產業體系,一、二、三產融合發展,形成良性循環,帶動沙漠治理。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防沙治沙首席專家楊文斌說:“多年來,億利、伊泰、東達等一批企業在黨委政府的政策支持和引導下,積極開展庫布其沙漠治理,走出了一條‘民營企業牽頭,產業發展和生態治理相結合’的道路,這是庫布其治沙閃耀世界的秘訣。”

  杭錦旗獨貴塔拉鎮,億利生態光伏發電綜合治理示范項目區。深藍色的光伏板連綿不斷,如同一片藍色的海洋,蔚為壯觀。“嘎嘎、嘎嘎……”數千隻鵝在光伏板下覓食,很是熱鬧。

  億利治沙光伏電站站長田俊廷告訴記者,這些光伏板不僅充分利用沙漠豐富的日照資源發電,而且遮光擋風,減少沙區水分蒸發。地下種植了生物固氮先鋒——甘草,不斷增加沙地肥力。光伏板間,養殖牛、羊、鵝等。這一項目規劃實施1GW(吉瓦),目前已建成並網發電310MW(兆瓦),治沙面積2萬畝,每年發電5億千瓦時,實現銷售收入4.5億元。

  周邊貧困戶轉租沙地或以沙地入股,通過養殖、清洗光伏電板等,有了穩定、可觀的收入。獨貴塔拉鎮隆茂營村貧困戶楊志強在光伏電站養了不少鵝,加上種玉米的收入,生活逐漸滋潤起來,他估計今年家裡年收入能達到10萬元。“沙漠變綠了,日子變美了,人的精氣神也變好了!”楊志強說。

  農牧民是“沙魔”的受害者,也是治沙的參與者、受益者。

  59歲的高毛虎是獨貴塔拉鎮杭錦淖爾扶貧新村村民,以前因為窮,他得了個外號“高要飯”。2004年,億利集團鼓勵有能力的農民工牽頭組建治沙民工聯隊,承包生態種植工程,高毛虎積極響應。依托億利集團微創氣流植樹法等先進技術和模式,他承包的生態工程從幾十畝、幾百畝,逐步發展到上千畝。到今年,高毛虎和他的民工聯隊在庫布其沙漠累計承包種植工程10萬畝,他也成為遠近聞名的“百萬元戶”。高毛虎說:“這幾年,樹多了,沙塵暴少了。沒有治沙,就沒有現在的好光景。”

  在庫布其沙漠,活躍著232支這樣的億利民工聯隊,5820人成為生態建設工人,人均年收入達到3.6萬元。

  杭錦淖爾扶貧新村是杭錦旗政府和億利集團共同出資建設的扶貧項目。政府和企業分別給每戶補貼5萬元,修建了標准為40平方米的安置新居,超過40平方米的部分由牧民自己承擔。以往散居在沙漠裡的牧民過上了安穩的定居生活,投身種植、養殖、旅游等產業。

  在村裡採訪時,記者遇上瓢潑大雨。村民閆河寬邀請我們去家裡避雨。新家窗明幾淨,室內空間不大,電視、沙發、茶幾等居家必備的電器和家具應有盡有。“交上2萬多元錢,就能住進這樣60平方米的新家。以前哪能想到會住上這麼好的房子!”閆河寬興奮地說。

  閆河寬曾經為生計發愁,這幾年他家裡種了70畝玉米,農忙時在家務農,農閑時就跟著億利治沙民工聯隊外出打工。“種樹、種草、種藥材,一天將近200塊錢,可不少呢。”他算了算,自己去年打工掙了三四萬元,總收入七八萬元,今年也不會差。

  2017年9月,《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第十三次締約方大會在鄂爾多斯市召開,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在會上發布了《中國庫布其生態財富評估報告》。報告指出,庫布其沙漠治理過程中,政府和治沙企業累計為群眾提供就業機會100多萬人(次),帶動10萬多人脫貧致富。

  “‘黨委政府政策性主導、企業產業化投資、農牧民市場化參與、科技持續化創新’,這四輪驅動模式,是庫布其沙漠治理成功的關鍵。”鄂爾多斯市委書記牛俊雁表示,“我們將深入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把治沙孕育出來的‘守望相助、百折不撓、科學創新、綠富同興’的庫布其精神發揚光大,為筑牢祖國北疆萬裡綠色長城作出新貢獻。”

  從不毛之地到“綠色名片”

  走向世界,治理模式為全球防治荒漠化提供了一個樣本

  西藏那曲,跟庫布其相距遙遠,但有一個共同點:綠樹稀缺。

  平均海拔4500米,高寒缺氧、凍土層厚、氧氣稀薄,那曲以前一直沒有種活過一棵樹。春天種下,冬天就會凍死。2016年11月,億利集團承擔了那曲高寒區植樹重大科技攻關項目。

  目前,500畝實驗林越冬情況比較樂觀,去年種植的7萬多棵樹,成活了5萬多棵,那曲高原上終於出現了一片林。

  庫布其沙漠治理模式,為許多備受荒漠化困擾的土地帶來綠色希望。

  庫布其防沙治沙技術和經驗已被引入我國20多個省份、200多個縣市,累計在塔克拉瑪干沙漠、騰格裡沙漠、烏蘭布和沙漠、科爾沁沙地、張北壩上地區治沙100多萬畝。

  杭錦旗吉日嘎郎圖鎮永勝村農民張見林,是一支億利治沙民工聯隊的隊長。他帶著民工聯隊,不僅在庫布其沙漠東奔西跑,而且遠赴塔克拉瑪干沙漠,參加億利與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阿拉爾市合作的治沙、治鹽鹼科研攻關示范項目。“那裡沙地鹽鹼成分高,水質差,種樹難活,讓人揪心。”張見林說。

  第一年種下的樹,隻活了一半,大半年的心血和汗水,有一半白扔到沙子裡。張見林和隊員們不服輸,他們仔細觀察,漸漸發現把帶根的苗子在水裡泡過,再種到沙裡,成活率能提高到80%。苦心人,天不負。如今,民工聯隊種下的樹,成活率越來越高。

  土地荒漠化被稱為“地球的癌症”。據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組織調研預測,到2020年,全球將有超過5000萬人因居住地荒漠化而被迫遷徙。卓有成效的庫布其沙漠治理模式,成為中國拿出的一個神奇“藥方”。

  2013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秘書處成為第四屆庫布其世界沙漠論壇主辦方,聯合國授予庫布其治沙帶頭人、億利集團董事長王文彪“全球治沙領導者獎”﹔2014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將庫布其沙漠生態治理區確立為“全球沙漠生態經濟示范區”﹔2015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在巴黎氣候大會上認定,“庫布其沙漠生態財富創造模式”走出了一條立足中國、造福世界的沙漠綜合治理道路﹔2017年,第三屆聯合國環境大會授予王文彪“地球衛士終身成就獎”﹔2018年4月,中國首次擔任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主席國。

  “庫布其沙漠30年的治理是一個奇跡。”聯合國副秘書長兼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埃裡克·索爾海姆表示,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正在為越來越多的國家創造共同發展的新機遇,如何沿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步伐,幫助更多國家防治荒漠化、以治沙帶動致富,世界期待著庫布其模式做出更大貢獻。

  “庫布其治沙的成功在於,不僅讓沙漠綠起來,還讓當地居民富起來。”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執行秘書莫妮卡·巴布說,“庫布其沙漠生態經濟是一種新型生態商業模式,通過政府與企業合作,運用市場化機制,實現土地退化修復的可持續發展。這可供非洲、中東、拉美等飽受沙塵肆虐的國家和地區借鑒,我們已經組織了許多國家的代表去中國學習。”

  庫布其治沙,成為中國一張亮眼的“綠色名片”。庫布其沙漠治理經驗和模式正在中東、中亞一些荒漠化嚴重的國家落地生根,為推進人類可持續發展貢獻中國力量和中國經驗。

  “30年不改初心、艱苦創業、綠色發展,庫布其治沙成果是踐行習近平總書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最好例証。記得2010年左右,隨著億利治沙規模擴大,經濟賬和生態賬的平衡與取舍成了難題。正在億利爬大坡、過大坎的時候,黨的十八大召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給我們治沙吃了定心丸,我們覺得更有底氣了。”王文彪說,“庫布其經驗和精神要一代一代傳下去,隻有這樣,才能繼續扎實推動治沙和脫貧事業的發展。”

  黃河奔涌,黃沙安臥。以往,從庫布其這個“弓上的弦”射出去的,是肆虐多地的風沙之箭。今天,風沙之箭變成綠色之箭,逼退“沙魔”,造福四方。

(責編:王紅玉、楊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