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項目實施跨界跨項選材

分項不分家 好地育好苗

本報記者 范佳元

2018年02月05日11:5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分項不分家 好地育好苗

  “我來了!還記得2014年(索契冬奧會)坐在電腦前的我,羨慕著開幕式上光彩奪目能為國爭光的運動員們。從那時候萌生了要兼項的想法,我夢想參加奧運會。”在獲得2018年平昌冬奧會參賽資格后,速度滑冰選手郭丹更新了自己的微博。

  2017年12月,2017—2018賽季速度滑冰世界杯美國站比賽中,郭丹以8分57秒54、總成績49分的成績獲得銀牌。根據規則,郭丹坐上了平昌冬奧會“直通車”。從首位奪得世界冠軍的中國輪滑運動員到參加冬奧會的速度滑冰運動員,郭丹的“輪轉冰”之路用了不到3年時間。其實,在此次出征平昌冬奧會的82名中國選手中,像郭丹這樣具有跨項經歷的運動員不在少數。

  如果說當時“郭丹們”的選擇算是個人行為,那麼現在在國家體育總局的主導下,作為深化體育改革的重要舉措,跨界跨項選材工作已經在體育系統多個運動項目上全面展開,這既是出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2022年北京冬奧會備戰的現實考慮,也是從現實國情、運動項目特點出發的必然選擇。

  奧運備戰形勢緊迫

  新增項目人才匱乏

  2016年8月,國際奧運會投票通過了在東京奧運會上新增攀岩、沖浪、滑板等5個項目的提案。2017年6月,國際奧委會洛桑總部召開執委會會議,確定了東京奧運會的項目設置,增加包括公園小輪車自由式在內的16個小項。

  但現實的情況是,以攀岩、沖浪、滑板、小輪車為代表的極限運動,自上世紀90年代進入中國以來雖然取得了一定發展,但由於項目普及面不廣,群眾參與度不高,發展基礎薄弱,因此訓練競賽水平、后備人才培養等與極限運動發達國家存在較大差距。

  以滑板項目為例,參照國際奧委會的要求,該項目歸口於中國輪滑協會管理,據秘書長黃強介紹,在成為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之前,中國滑板界沒有正規俱樂部、沒有正式比賽、沒有專業運動員,“可以說什麼都沒有,有的就是一些業余滑板愛好者,但是他們的水平距離奧運會的要求還差很遠。”其他幾個原先的“非奧”項目也面臨類似情況。

  與此同時,備戰已是刻不容緩。距離東京奧運會正式開幕還有兩年半時間,距離奧運會資格賽時間就隻剩一年左右。跨界跨項選材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李仲一說:“競技體育原本講究十年磨一劍,但現在看從零開始明顯來不及,如果不從別的項目找些好苗子,還有什麼別的方法?”

  形勢嚴峻,時不我待。2017年8月,國家體育總局下發了《關於開展攀岩、沖浪、滑板、小輪車四個奧運項目跨界跨項選材工作的通知》,同年3月,冬季運動管理中心召開了全國冬季項目備戰2022年北京冬奧會跨界跨項選材動員會。

  項目之間具有共性

  跨界跨項案例很多

  體育管理部門有意識地、大規模地開展跨界跨項選材工作,引起業內外廣泛關注。一些外界人士把“跨界跨項”當作新生事物來看待,輿論中也不乏擔憂的聲音:“外行參加奧運會,能行嗎?”

  對此,北京體育大學運動訓練學教研室教授、國際級裁判徐剛認為,跨項選材在體育界,尤其是基層體育系統長期廣泛存在,對於當前的奧運備戰乃至於體育事業的長期、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的價值。從運動訓練學的角度來看,人類對身心發展規律的認識還有很多不足,運動員最初選擇的運動項目未必就最適合。而從實踐的角度看,國內外體育界都有很多成功的案例。

  網球名將李娜在拿起網球拍之前,學過兩年羽毛球。在自傳《獨自上場》中,李娜寫道,“羽毛球需要手腕發力,而我習慣是手臂發力”。在羽毛球隊李娜是“可有可無的邊緣人”,而在網球教練夏溪瑤眼裡,李娜“移動速度夠快,發力也到位”,應該改練網球,之后的職業生涯証明了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跨項”。

  類似經歷在很多運動員身上發生過,比如練過跳高的劉翔、原本更喜愛棒球的喬丹……徐剛說:“當一名運動員進步慢了或提升空間有限,我們會分析原因所在,也會考慮他是不是練別的項目更好,這個時候就會想到具有共同運動特點和規律的項目。”

  其實,表面上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及的項目,如果對運動員的身心能力具有相似的要求,那麼“跨界跨項”就有操作的可能。雜技本不屬於體育項目,但它與武術、體操,以及入選奧運會的一些極限項目一樣,都是基於人體的基本形態特點,呈現姿態美或作出高難度動作,都需要較好的平衡能力和協調性等。夏季項目短跑與冬季項目雪車,都需要強大的爆發力、在短時間內獲取最大的速度。“在原有項目上從小就開始練習,相似的基本功在那兒,有利於完成類似的動作,轉項容易了。”徐剛說。

  體現重在參與精神

  發揮人才更大價值

  目前,中國輪滑協會已經在上海、南京、深圳等6地組建了6支滑板國家集訓隊,共計103人,其中70人來自武術項目,17人來自啦啦操、單板滑雪等項目,還有16人是業余滑板愛好者。輪滑協會同時舉辦了中國滑板俱樂部聯賽3站比賽,“我們現在是爭分奪秒地訓練,聯賽每一站水平都比上一站有進步。”黃強說。

  北京體育大學牽頭組建的中國極限運動4支國家集訓隊也在前不久成立,參與本次集訓的攀岩、沖浪、滑板、小輪車4個項目的運動員多由跨界跨項選材的方式產生,每個項目集訓隊運動員近20人,還包括體能師、科技師、康復師、營養師、心理師在內的復合型體能科研團隊。

  跨界跨項運動員的確在學習過程中展現出身體素質方面的優勢,據南京隊體能教練趙飛介紹,以駕馭滑板跳躍障礙物(台階或欄杆)並滑行一段距離這個動作為例,業余玩家需要訓練兩年時間才能掌握,而在南京隊一些隊員隻用了5個月。“他們身體條件突出,原本就是專業運動員,態度認真,自律性強,熟悉體育系統的訓練要求和強度,所以成績提高較快。”趙飛說。

  據了解,跨界跨項運動員大多希望“盡快提高項目競技水平,爭取參加奧運會”,這是他們放下原先練習多年項目,進入新的未知領域的最初動因。但趙飛提醒:“隻有真的熱愛項目本身,才可能將水平發揮到極致,沒有真愛堅持不到最后。”

  對跨界跨項選材要有全面的認識,李仲一認為,首先要尊重項目規律,科學訓練﹔其次是體現重在參與的精神,“我們不是一定要去拿金牌,選材工作不能錦標化和功利化”。

  不管是退役運動員復出,還是其他界別人員轉戰體壇,都是為了發揮人的更大價值,“選材只是一條路徑,不是最終結果。”李仲一說。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