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石門山石刻守護人蔣德才,一干就是十三年

我在,就不讓文物受損

蔣雲龍 陳 琦 姚 於

2018年02月05日11: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我在,就不讓文物受損

  圖為蔣德才在石門山巡邏。

  唐 浩攝

  推開緊閉的木門,走過蒼翠的羅漢鬆,蔣德才開始了對石刻群的日常巡邏。

  石門山摩崖石刻群,距離重慶市大足區城區20公裡。13年前,帶著鍋碗瓢盆和一堆書,蔣德才搬進了這裡的一間小屋。從此,他就開始了與佛像相伴的日子,每個月隻有4天留給家人。

  “責任重大,脫不了身。”蔣德才說,“我來以后,石門山就沒丟過一件東西。”

  退休前,蔣德才擔任過大足石刻博物館辦公室副主任、保衛科科長。30多年,他一直在做文物保護工作。對偷盜文物的犯罪分子深惡痛絕。14年前,大足石門山石刻發生震驚中外的佛頭被盜案。“聽到又有賊娃子偷盜文物,我已經退休在家,還是慪氣得遭不住。”蔣德才說,2005年當地決定聘用保衛人士守衛石刻,他決定重返一線。

  “大足石刻是瑰寶”,蔣德才走在巡邏路線上,腳步虎虎生風。他介紹,大足石刻是中國晚期石刻藝術代表作,包括北山、石門山、石篆山等。石門山石刻是當地規模最大的一處佛、道教結合石刻群。1996年,石門山就被國務院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9年,大足石刻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一路巡邏,見古樹、紅牆、古朴石刻,幽靜的庭院干淨整潔。“每天裡裡外外要掃一遍,不能有絲毫臟亂差。”蔣德才說,“我每天都要巡查,確保文物安全。”

  隨著設備的更新,現在景區內已經安裝了很多攝像頭。但蔣德才並未因此鬆懈,他還是會每天在景區巡查兩個來回。4公裡路,雷打不動。13年來,他已經走過了2萬公裡。

  “這尊藥師佛龕造像,雕刻完畢時,寶頂山石刻的創始人趙智鳳都還沒出生。”

  “看他,眼珠子鼓得像銅鈴,肯定是千裡眼。這個面相丑怪的順風耳,本事大得很喲。”

  從十聖觀音窟到三皇洞,蔣德才娓娓道來,話語裡還帶有重慶人特有的幽默。一尊尊石刻背后的故事,古人“眾籌”請工匠建石刻的趣聞,在蔣德才的口中變得鮮活起來。

  石門山,251尊造像。蔣德才如數家珍,每一個故事他都說得上來。常常有游客說:了不起,“保安”都懂這麼多。

  “我喜歡走到哪,學到哪。”蔣德才說,“我家裡有5000多冊藏書,大多都是關於考古和石刻的。”

  蔣德才說,大足石刻是前人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需要有人去守護。他在自己的本子上寫著,“我在,文物不受人為損,乃我之信念”。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