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格局初現(新征程)

尹 鴻

2018年01月02日17:5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電影新格局初現(新征程)

  2017年電影市場仍然保持10%以上的增長,國產電影市場份額繼續超過50%。國產電影整體質量和電影文化的社會關注程度穩步提升,中國電影觀眾觀影選擇更加多樣,國產電影豐富性也日益呈現,電影創作生產觀念正從“賣得好”的商品向“看得好”的作品轉換,“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與“不低俗、不庸俗、不媚俗”逐漸成為電影界共識,新主流電影帶動下中國電影多元化新格局雛形初現。

  新主流電影。2017年最現象級電影應屬《戰狼Ⅱ》。58億元單片票房,不僅創造中國電影市場奇跡,也打破了好萊塢電影對全球電影票房榜的“壟斷”,不僅位列全球單日、單周票房排行榜首位,而且作為非英語電影有史以來首次進入全球票房排行榜前100位。更重要的是,《戰狼Ⅱ》成為當下國產電影表達中國式“主流價值”的標杆。如果說一流制作是《戰狼Ⅱ》成功基礎,那麼具有時代感、主流價值取向的故事和人物形象則是該片引起轟動的推動力。《戰狼Ⅱ》所塑造的人物,成為“大國崛起”背景下中國式“超級英雄”的符號,體現了代表正義和國家使命“站起來”的中國人的自我認知。從《湄公河行動》到《戰狼Ⅱ》,兩部作品相繼以精良制作、精湛創作、個體價值與國家使命結合的主流價值觀,為中國新主流電影打通道路。自由、平等、正義、使命、國家榮譽、犧牲和愛,這些“共享性”主題,縮小了主旋律電影與主流商業電影之間的縫隙,新主流電影將逐漸找到更符合當下觀眾需求的故事和影像表達。

  獻禮片。新中國成立后,向重大國家節慶獻禮成為中國電影的特殊創作傳統,出現過一批又一批體現時代主題的有重大影響的作品。2017年,表現精准扶貧主題的《十八洞村》、集合眾多中青年“偶像”演員的《建軍大業》以及紀念紅軍長征勝利的《血戰湘江》,試圖找到更具親和力的美學方式完成與觀眾的溝通和交流,在類型范式和影像形態上進行積極探索。當然,如何實現與當下觀眾精神共鳴,如何以更具感染力的人性視角講述故事,特別是如何真正體現“現實主義”的藝術力量,可能還是主旋律電影需要繼續挑戰的創作課題。

  分眾電影。2017年最值得欣慰的現象,是越來越多的電影人開始選擇拍攝“有品位”“有格調”“有責任”的電影,而不再把票房高低看作檢驗電影的唯一標准。更可喜的是,電影觀眾也已經不再完全“盲目跟風”。追大明星、追大制作、追大營銷的“三追”現象減少了,不少所謂流量明星主演的電影本年度遭遇滑鐵盧,不少所謂“大IP”改編的電影受到觀眾詬病,而追口碑、追情懷、追故事,成為觀影新風尚。這一年,紀實風格的故事片《岡仁波齊》,記錄幸存慰安婦現狀的紀錄片《二十二》,歷史懷舊影片《芳華》和《八月》,老舍名著改編的《不成問題的問題》,探討家庭情感的《相愛相親》,關切兒童創傷的《嘉年華》,表達現實主義觀察的《塬上》等影片都體現了突出的藝術成就。這種多元性、多樣性是中國電影市場化改革將“蛋糕”做大的結果,不同觀眾、不同觀影需求催生不同的電影類型。當然,這也是電影人經過市場化洗禮之后的結果,鉛華落盡更顯藝術本色。這些電影,更真實地記錄了中國社會時代精神狀況和砥礪前行的情感腳印,體現了電影藝術的尊嚴和價值。

  類型片。作為電影市場常規產品,類型片一直是電影作品主體。《空天獵》《繡春刀Ⅱ》《喜歡你》《閃光少女》等影片,在類型上都開拓了新空間。對於類型電影創作來說,制作精致、題材選擇、演員搭配、場面宏大、節奏張力、影像奇觀等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還是與當下觀眾真實“焦慮”和“期許”達成共鳴。這兩年,《摔跤吧爸爸》《天才槍手》《你的名字》《看不見的客人》等亞歐中小成本類型電影在中國市場受到觀眾熱捧,表明商業配置和大制作不是絕對重要,類型電影的生命力更在於“簡單”“極致”的故事、人物以及其中所包含的人性發現和對真善美的堅持,在於對人的現實認知和願望“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想象、強化和滿足。

  這是新常態下中國電影逐漸形成新格局的一年,有《戰狼Ⅱ》異軍突起、一枝獨秀,也有各種不同題材、風格、類型、樣式影片形成涓涓細流,中國電影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多姿多彩的文化生態。而這一年國產電影的最大軟肋還是類型電影的整體品質不足,使得《戰狼Ⅱ》與多樣化電影之間,留出一個較大的需求空間。如果說中國電影還缺乏講故事能力的話,首先缺的就是顯人性、動人情、達人心的能力,而這種能力的來源,除了足夠的藝術修養和技術儲備之外,更需要創作生產者對世態人心真正的洞察力以及對生命、自由、正義和使命悲天憫人的價值觀情懷,當然也需要直面人生和現實的勇氣。這一切既是中國電影人需要面對的難題,也是新時代中國文化建構所面臨的共同課題。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