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紅旗,你是我的驕傲

——元旦天安門廣場升國旗儀式側記

本報記者 盧曉琳

2018年01月02日09:0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五星紅旗,你是我的驕傲

1月1日清晨,一場全新調整、規模盛大的升國旗儀式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

新華社記者 琚振華攝

“五星紅旗你是我的驕傲,五星紅旗我為你自豪,為你歡呼我為你祝福,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天安門廣場的新年首個升旗儀式吸引了全國人民的目光。2018年1月1日清晨,來自全國各地的數萬名群眾自發來到天安門廣場,期盼著與即將升起的五星紅旗共同沐浴新年的第一縷陽光。

這次升旗的一個巨大變化,是第一次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隊完成整個升旗儀式。

儀仗隊政委張兆宏告訴記者:“全體儀仗隊隊員都把執行天安門廣場升旗任務當作至高榮譽,對訓練標准精益求精,視祖國榮譽高於一切。”國旗手郭鳳通負責今天升旗儀式的擎旗和升旗,為確保萬無一失,郭鳳通加班加點地訓練動作,因為國旗旗杆重達11公斤,為強化臂力,郭鳳通加大單手俯臥撐訓練的強度。儀仗隊大隊長韓捷介紹:“天安門廣場升旗任務的調整,是黨中央、習主席做出的重大決策。調整變化后,儀式感更強,氣氛更庄重威嚴,充分展示出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奮進新時代、開啟新征程的時代風貌。我們一定會在升旗儀式上展示好國家和軍隊的形象!”

7時32分,8名禮號手在天安門城樓吹響升旗號角,升國旗儀式正式開始,解放軍儀仗隊30名著陸海空軍禮服的禮兵從天安門城樓券門出發,在金水橋南側兩側列隊。

“來了,來了!”觀眾翹首以待,有的踮起腳尖,有的家長把孩子抱起,小朋友興奮地揮舞著雙手。96名著陸海空禮服的護旗隊員挺拔威武,從天安門城樓券門出發,齊步通過漢白玉的金水橋。護旗隊由前至后依次為陸海空軍國旗組3人、陸海空軍分隊長3人、陸海空軍隊員90人。

出金水橋后,96名護旗隊員由齊步換正步,端槍護衛國旗行進。鏗鏘有力的正步足音激蕩在觀眾耳畔,這是中國軍隊邁向嶄新未來的堅定步伐,彰顯著中國軍人的氣質和風貌。護旗環節由原來的肩槍改為端槍,這一動作象征著既護衛著國旗,也向國旗敬禮。

7時36分,新年第一縷陽光掠過地平線,照耀在雄偉的天安門廣場上。“向國旗敬禮!”護旗隊3名分隊長齊下口令,同時行舉刀禮。3人升旗組著陸海空軍禮服,代表全軍官兵。“接旗、轉體、安旗、解旗、按鈕、展旗、立正、敬禮”八個動作一氣呵成、分毫無差,升旗手郭鳳通右臂一揚,鮮艷的五星紅旗舒展在天空中,伴隨著雄壯的《義勇軍進行曲》迎風飛揚。國旗緩緩升起,現場觀眾自發齊唱國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筑成我們新的長城……”

隨著國旗升至旗杆頂端,萬羽和平鴿翱翔藍天,人群中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祖國萬歲!”“新年快樂”的歡呼聲。人們紛紛對解放軍儀仗隊高標准高水平的升國旗儀式點贊,為國家和軍隊的形象而驕傲。被評為江蘇省“最美擁軍人物”的陳呂榮看完升國旗儀式后心潮澎湃:“我每次來北京都要看升旗儀式,今天最大的感受就是更威風更震撼!”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響亮……”伴隨著《歌唱祖國》的樂曲,護旗隊、禮兵依次齊步返回。數萬名群眾仍久久不願離開,紛紛在天安門廣場拍照留念,迎接新年,向祖國送上深深的祝福。

天安門廣場升降國旗儀式六大變化(延伸閱讀)

這次天安門廣場升國旗儀式與以前相比,主要有六個方面的變化:

一是服裝的變化,國旗護衛隊隊員在升降旗時的著裝,由原來的武警禮服改為陸海空禮服。

二是人數的變化,每月1日升國旗的隊員由過去36名增加為96名。

三是編成的變化,護旗隊由前至后依次為陸海空國旗組3人、陸海空軍分隊長3人、陸海空軍隊員90人。

四是動作上的變化,96名隊員從金水橋走出之后,齊步換正步的同時由肩槍換為端槍,護衛國旗通過長安街。

五是增加了禮兵,儀仗隊30名著陸海空軍禮服的禮兵,在金水橋南側列隊,護旗隊通過時行注目禮。

六是升旗組的變化,升旗組由原來的4人調整為3人,分別著陸海空三軍禮服,代表全軍官兵,擎旗手和升旗手由同一人擔任。

平日升旗和每月第一天的升旗是有所不同的。每月第一天升國旗按126人編隊方案實施,其中護旗隊員96人、禮兵30人。護旗隊由前至后依次為國旗組3人、陸海空軍分隊長3人、陸海空軍隊員90人,隊員90人編為6路15列行進隊形。重大節日升國旗儀式,一般參照每月第一天升國旗方案執行,特殊情況根據任務需要增加編隊人數、鳴放禮炮。平日升國旗由66人編成,國旗組3人,分隊長3人,隊員60人編為4路15列。降國旗全年按66人編隊方案實施,列隊形式和行進動作與平日升旗儀式相同,不安排軍樂團或錄音伴奏。

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天安門廣場升降國旗儀式經過多次調整。1982年12月28日,原武警北京總隊第六支隊十一中隊五班擔負天安門廣場升降和守衛國旗任務。我國有了第一套規范的國旗升降儀式。35年來,武警國旗護衛隊用挺拔的軍姿、威武的氣勢,向世界展示著國家和軍隊的形象。

(本報記者盧曉琳整理)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