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包裝“虛胖”,“瘦身”需各方努力

“買買買”再敲綠色警鐘(綠色家園·固廢處置咋提速①)

本報記者 趙貝佳

2017年11月11日09:5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買買買”再敲綠色警鐘(綠色家園·固廢處置咋提速①)

  10月31日,在江蘇南京蘇寧雲倉物流基地,工作人員在分揀包裝好的“共享快遞盒”。

  新華社記者 李 博攝

  編者按: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國固體廢物的產生量日漸增多,根據環保部發布的《2016年全國大、中城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年報》,2015年全國大、中城市一般工業固體廢物產生量已達19.1億噸。網絡購物、餐飲外賣等行業的繁榮,更令固廢處置系統不堪重負。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強固體廢棄物和垃圾處置”,明確了下一步工作的任務要求。固廢和垃圾處置領域面臨哪些難題,如何著力加速推進?生態周刊將持續關注這一問題。

  “‘雙11’來了!想買的都放進購物車,就等零點秒殺!”一年一度大型購物節的到來,讓消費者進入“買買買”模式。國家郵政局預計2017年“雙11”快件業務量將達到15億件,同比增長35%。“剁手黨”們狂歡的背后,是“爆倉”的快遞,和讓人拆到手抽筋的包裝。

  近日,國家郵政局、國家發改委、科技部等10部門聯合發布《關於協同推進快遞業綠色包裝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了推進快遞業綠色包裝工作的三大目標和七項任務,提出到2020年,可降解的綠色包裝材料應用比例將提高到50%,並規定,今后將每年11月第一周作為“綠色快遞宣傳周”。

  層層疊疊的快遞包裝為啥引人關注,背后隱藏著怎樣的環境危害?給快遞包裝“瘦身”難在哪兒?正值“雙11”,在您翹首期盼商品到貨的同時,快遞包裝背后的“綠色警鐘”已敲響。

  快遞包裝迅速“發胖”

  2016年中國快遞業務量增至312億件,過度包裝浪費資源、污染環境

  這幾年,快遞包裝增量速度驚人。據統計,從2012年到2016年,我國快遞業務量已經從56億件飆升至312億件,相當於每個中國人一年要收發24個快遞。按目前的增量預計,今年全國的快遞業務量或將達400億,而到2020年,這個數字可能會變成700億。

  不斷飆升的快遞業務量背后,是包裝物料的巨大消耗。根據國家郵政局去年發布的《中國快遞領域綠色包裝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2015年全年約消耗編織袋31億條、塑料袋82.68億個、封套31.05億個、包裝箱99.22億個、膠帶169.85億米、內部緩沖物29.77億個。以每個包裹使用1米膠帶計算,2015年中國快遞行業使用的膠帶可以繞地球赤道425圈。而據今年發布的《報告》統計,2016年全年約消耗編織袋32億條,99%為快遞企業“直接使用”﹔塑料袋147億個,其中快遞“直接使用”佔比為46%。

  “每次網購之后,家裡都會堆積大量包裝,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隻能扔了。”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的陳芃苦惱地說,“上次就買了一小瓶卸妝油,硬紙盒裡塞滿泡沫填充物,還纏著好幾圈膠帶,確實挺浪費。”

  過度包裝問題,在快遞行業普遍存在。清華大學循環經濟產業研究中心主任溫宗國分析,賣家為了確保貨物安全,傾向於使用多種包裝材料﹔由於快遞包裝的強制標准尚未出台,賣家習慣於用大袋子並添加大量填充物﹔為確保物品在分揀運輸過程中不被損壞,還會使用大量膠帶過度纏繞。

  包裝物被一扔了之,它們一旦進入自然界,將帶來多種負面影響。

  溫宗國表示,我國快遞紙箱回收率(按重量計)僅為50%—60%,回收部分的再生利用率也低於50%。這不僅會消耗大量紙漿原材料,造成的水體污染、土壤污染等環境問題也十分嚴重。“有的快遞紙箱由於粘有膠帶運單等其他材料,回收利用難度大大增加。由於缺乏相應回收渠道,這些‘老大難’的廢棄包裝最終混雜進生活垃圾一並處置,部分被焚燒,另一部分則被填埋。無論哪種方式,都會污染環境。”

  包裝“瘦身”難在哪兒

  新材料成本高、回收體系不健全、監管滯后,不利於包裝“減肥”

  實際上,過度包裝的問題已引發相關部門關注。2016年8月,國家郵政局出台《推進快遞業綠色包裝工作實施方案》,國家發改委公布《循環發展引領計劃》,去年底,工信部、商務部兩部委聯合下發《關於加快我國包裝產業轉型發展的指導意見》。這次十部門的意見中明確要求,主要快遞品牌協議客戶電子運單使用率要達到90%以上,平均每件快遞包裝耗材減少10%以上,編織袋和膠帶使用量也要進一步減少。

  一些企業也推出了綠色包裝計劃,例如菜鳥網絡的“綠色行動”、京東物流的“青流計劃”、圓通的綠色車隊管理體系等。給快遞包裝“瘦身”的規定、措施看似並不少,為啥目前的效果不能盡如人意?

  對賣家而言,包裝便宜安全肯定是首選。小婷的淘寶店本來好評挺多,但因為簡化包裝,瓶瓶罐罐在運輸中被磕碰,招來好幾條差評和退貨申請。“我寧願多包幾層,小本經營‘傷不起’,但環保包裝也用不起呀。”

  溫宗國認為,過度包裝現象的產生是消費者、電商、快遞公司等各利益相關方相互影響的結果。很多消費者認為快遞包裝是一條重要的購物體驗標准,隻有多層包裝才能保証產品的安全無損。“現有材料相對廉價,可降解材料成本較高,利益權衡,電商和快遞公司必然會更多使用不能降解的聚乙烯塑料袋。”

  2017年的《中國快遞領域綠色包裝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顯示,各式包裝物在快遞企業營收成本中的佔比約為12%—15%。報告指出,快遞企業總部和基層網點問卷調查中,超過95%的受訪者都表示,環保包裝在成本方面的壓力目前還難以承受。超過64%的受訪電商認為,推廣快遞綠色包裝的關鍵是要“把成本降下來”。

  體系不健全,是快遞包裝回收的“攔路虎”。其實,已經有部分電商平台在送貨上門時提供回收紙箱服務。但激活回收的關鍵,在於快遞員是否主動。不少用戶表示,來送貨的快遞員沒等拆箱完成就離開了,根本沒人提回收的事。雖然部分企業設置積分兌換予以激勵,但包裝材料價值低,快遞員趕著多送貨,誰還願意花時間主動回收?

  在互聯網時代新型商業模式的高速發展中,行業標准和監管滯后,導致很多政策難落地。溫宗國強調,我國目前連統一、強制的綠色包裝標准都沒有,不利於回收利用,監管也沒有法律依據。

  “綠色難題”咋破解

  全社會協同合作,多管齊下,找到發展與環保之間的平衡

  實現快遞包裝綠色化,讓消費者、快遞公司都滿意的辦法到底有沒有?專家表示,快遞業遇到的問題並非無解,而需合力。

  研發既環保又價廉的新材料,是實現源頭減量的關鍵。當前超過70%的快件和包裹來自電商,給快遞包裝“瘦身”,電商的態度至關重要。

  京東相關負責人表示,已經在倉儲打包環節推出了寬度縮減的“瘦身膠帶”,2016年減少了至少1億米的膠帶使用。在物流環節,還發明了防撕包裝袋。“去年,我們在自營生鮮業務中使用了全生物降解包裝,包裝材料在堆肥條件下3至6個月可分解為二氧化碳和水,不會對環境產生污染。今年年初,我們又推出了共享包裝袋,能循環使用。”

  “共享快遞盒”,也就是便攜的可回收塑料箱,消費者簽收后,快遞員會將它折疊起來帶回重復使用。蘇寧相關負責人表示,截至2017年10月,公司共投放了5萬個共享快遞盒用於消費電子、母嬰、快消易碎品的投遞,並計劃到2018年投放總量達到20萬個。

  包裝源頭有了自覺,運輸、分揀、收貨、監管等各個環節也要“跟得上”。溫宗國表示,快遞公司需要確保快遞運輸過程中外包裝完好﹔消費者也要清楚新包裝的使用方法,否則遭遇暴力拆解,即便可回收材料也沒法再用。當然,整個過程中少不了快遞員的耐心配合和主動詢問。

  公眾觀念也需改變。溫宗國認為,近年來快遞行業發展迅猛,一次性包裝的鏈條和體系比較成熟。未來需加強宣傳,力促公眾合理拆封包裝材料,積極參與分類回收或綠色包裝等行動,同時轉變消費觀念,減少對一次性快遞包裝的依賴。

  針對存在的問題,十部門的意見中明確,要完善快遞業綠色包裝法規標准,增加快遞綠色包裝產品供給使用,實施快遞包裝產品綠色認証,開展快遞業綠色包裝試點示范,做大做強快遞綠色包裝產業聯盟,建設快遞包裝回收示范城市,同時強化快遞業綠色包裝宣傳引導與教育培訓。

  ■他山之石

  美國:企業回收包裝可減稅

  美國從上世紀90年代便開始關注綠色包裝。為提高企業回收包裝的積極性,各州政府根據企業對包裝的回收利用情況,適當免除回收利用率高的企業相關的稅收。同時,美國還在《資源保護與回收利用法》中規定“減少包裝材料的消耗量,並對包裝廢棄物進行回收再利用”。著名紙箱生產商利樂、艾羅派克等已建立相關組織,以促進紙箱在美國的循環利用。

  日本:鼓勵包裝再生利用

  日本不僅制定並實施《包裝再生利用法》,還致力於回收體系的建設,鼓勵在境內建立大量的回收站,消費者將包裝廢棄物進行分類后,收運系統將已分類的廢棄物運輸至專門的處理中心進行再循環、再制造處理。

  (趙貝佳整理)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