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經濟體制如何加快完善(聚焦十九大報告·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⑥)

本報記者 白天亮 吳秋余 林麗鸝 王 珂 王 觀

2017年11月09日09:1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市場經濟體制如何加快完善(聚焦十九大報告·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⑥)

  制圖:沈亦伶

  核心閱讀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作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一項重要任務,市場機制有效、微觀主體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度的經濟體制如何構建?本報記者就此採訪了相關人士。

  世界一流企業如何培育?

  加快國有經濟布局優化、結構調整、戰略性重組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表示,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一是要形成一批在國際資源配置中逐步佔據主導地位的領軍企業﹔二是要形成一批在全球行業發展中具有引領作用的企業﹔三是要形成一批在全球產業發展中有話語權和影響力的企業。

  在這一過程中,國有經濟布局優化、結構調整、戰略性重組是路徑之一。過去幾年,企業間的橫向合並、縱向聯合和專業化重組持續推進,央企調整到百戶以內。央企數量雖然在減少,但資產規模穩步擴大,國有資本進一步向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前瞻性戰略性產業、優勢企業集中。目前,央企資產總額超過53萬億元人民幣,5年將近翻了一番,利潤總額比上一個5年增長了30%多,在許多重點領域掌握了核心關鍵技術。

  如何加快國有經濟戰略性重組?肖亞慶認為,央企重組整合不是為了減戶數,而是注重整合的內涵和實效,要看資源配置效率是否能夠有效提升,全球行業地位和話語權是否能夠得到提高,是否有利於經營成本的下降、質量品牌的提升、協同效應的發揮。

  下一步,國資委將圍繞做強做優做大目標,繼續採取市場化的手段,根據企業和行業的發展規律,加快戰略性重組步伐。

  消費對經濟發展的作用如何增強?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讓供給結構和消費結構更加匹配

  近年來,消費對經濟發展起到拉動引領作用。2016年,我國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33.2萬億元,同比增長10.4%,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64.6%。至此,消費連續3年成為我國經濟增長的第一驅動力。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多次提及消費,包括“在中高端消費、創新引領、綠色低碳、共享經濟、現代供應鏈、人力資本服務等領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完善促進消費的體制機制,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加快建立綠色生產和消費的法律制度和政策導向”等。

  商務部市場運行和消費促進司司長陳國凱分析,隨著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預計消費市場將繼續保持平穩較快增長,消費將繼續發揮經濟增長主要驅動力的作用。

  “當前制約消費增長的主要因素還在於體制機制的問題。破除影響消費的體制機制障礙,進一步釋放消費潛力,創造更多的政策紅利,顯得尤為重要。”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認為,與以往利用補貼政策促進消費的方法不同,未來促進消費增長,更重要的應該進一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提高供給體系質量,擴大優質增量供給,讓供給結構和消費結構更加匹配,從而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

  負面清單如何全面實施?

  涉及的市場主體更廣泛,引入負面清單管理制度的領域更全面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全面實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清理廢除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

  負面清單這一概念首先使用在國際投資談判過程中,通俗地講,正面清單是“允許才能干”,負面清單是“沒禁止就能干”。按《國務院關於實行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的意見》要求,將自2015年12月1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在部分地區試行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並從2018年起正式實行全國統一的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

  從“試行”到“全面實施”,會產生什麼新變化?

  “‘全面實施’有兩個層次,一是負面清單涉及的市場主體更廣泛,二是引入負面清單管理制度的領域更全面。”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武常岐認為,在市場主體方面,全面實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意味著我國境內企業不分國有與非國有、內資和外資,也不論規模大小,都將一視同仁,“法無禁止皆可為”﹔在涉及的市場領域方面,除了一些特殊行業,比如印鈔這樣涉及國家主權的經濟行為,其他行業都可以引入負面清單制度,進一步放寬市場准入,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能力。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隨著改革進入深水區,各個領域都有體制機制障礙待破除,負面清單制度是一個重要的抓手。

  此外,負面清單並不是簡單地把正面清單反過來。“負面清單的制定設計要更合理,要進一步明細化、透明化、精簡化,縮短負面清單,還要能依據市場變化隨時調整,建立負面清單制度的動態機制。”武常岐補充說。

  宏觀調控如何創新和完善?

  建立權責清晰、財力協調、區域均衡的財政關系,健全雙支柱調控框架

  實現宏觀調控有度,需要健全財政、貨幣等經濟政策協調機制。

  財政政策方面,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建立權責清晰、財力協調、區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財政關系”。

  何謂“權責清晰、財力協調、區域均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白景明解釋說,權責清晰包括兩層內容:一是根據統一領導、分級管理原則,細化中央和地方各自的行政權限、司法權限、立法權限等,基於此,明確劃分中央與地方各自的財政事權﹔二是根據事權劃分和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格局,科學核定中央和地方的支出責任及其實現方式。

  財力協調包括兩層內容:一是中央和地方各自本級收入與所承擔的支出責任相協調﹔二是實現中央和地方掌握的總財力與支出責任相協調。

  區域均衡則指,收入劃分要把省際間收入差距控制在合理范圍內,中央對地方的轉移支付省際間分布合理,以及各省對下的收入劃分和轉移支付相對平衡。

  貨幣政策方面,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認為,為健全完善雙支柱調控框架,進一步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可從三個方面進行探索和深化:一是豐富貨幣政策工具,推動利率市場化進程。二是完善宏觀審慎框架,維護金融系統穩定。三是加強兩者協調配合,發揮雙支柱框架合力。

  “國內外的一些案例已充分說明宏觀審慎政策與貨幣政策相互協調的重要性,金融監管部門要根據經濟和金融環境變化,深入分析、科學研判,做好兩者之間的協調配合,發揮政策合力,更好地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在實施貨幣政策時,必須考慮其對宏觀審慎政策的影響,權衡把握政策的方向和力度,使兩者更好發揮作用。”董希淼說。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