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的實施情況進行了檢查,這是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在環境保護領域監督工作的持續發力,也是今年人大監督工作的重點——

垃圾變資源 法治不缺位

本報記者 王比學

2017年11月08日14: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垃圾變資源 法治不缺位

  “你一天要收幾次?你去收的時候,村民將垃圾分清楚沒有?”

  在浙江省金華市六角塘村,全國人大常委會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執法檢查組隨機抽查了一位正在村民家門口收集垃圾的保潔員周建春。

  “我一天收3次,收齊后統一放入村堆肥房。現在有獎勵,分得正確的可兌換一些生活日用品,或享受家政保潔等服務,每家每戶都分得很好。”周建春回答。

  浙江金華市委書記趙光君向檢查組介紹,金華從2015年4月開始,就在全市按照“會爛”“不會爛”進行分類,探索形成了“農民可接受、財力可承受、面上可推廣、長期可持續”的農村垃圾分類模式。在剛剛閉幕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上,金華經驗在張德江委員長所作的執法檢查報告中也得到了肯定。

  前段時間,記者隨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沈躍躍帶領的執法檢查組先后到浙江、廣西進行實地檢查。檢查組採取定點檢查與隨機抽查相結合的方式,深入到固體廢物產生、收集、轉運、處理處置和監督管理一線,全面了解法律實施情況。

  檢查組建議,盡快啟動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工作,共同推進固體廢物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為加強固體廢物污染防治提供強有力的法律保障。沈躍躍強調,妥善處理處置固體廢物,既是防范環境風險的客觀要求,也是改善大氣、水和土壤環境質量的重要保障。

  垃圾分一分,環境美十分

  垃圾為什麼要分類?根據“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的原則,通過垃圾分類可以達到兩個目標:回收可再生資源、不同垃圾分別進行高效處置。

  這種分類方法簡單易實施,目前在金華基本實現日產日清。檢查組在金華所到的一些村,村口都貼有垃圾分類“榮辱榜”。村民好面子,誰都不願上“后進榜”,從而爭先恐后地參與垃圾分類。六角塘村村民蔣娟珍對記者說:“垃圾分類后,村裡變干淨了,蚊子也沒有了,還能上光榮榜,可開心了!”

  在垃圾分類方面,浙江一直走在全國前列,率先在全國開展了設區市的城區全面推行生活垃圾分類,2017年全省縣級城市啟動了生活垃圾分類,所有縣市區農村普遍開展了生活垃圾分類﹔廣西玉林、北海、桂林等市將生活垃圾分類的要求寫入了市容環衛條例。

  但放眼全國,垃圾分類並不樂觀。執法檢查報告顯示,生活垃圾分類探索了多年,尚未取得實質性突破,公眾參與分類意識薄弱,一些居民區垃圾分類設施形同虛設,基本上還是“混合傾倒、混合清運、混合堆放、混合處理”的狀況。

  檢查組了解到,現行法律尚未對推行垃圾分類作出強制性規定,相關技術標准和規范還不完善,可操作性不強。為此,檢查組建議,加快完善生活垃圾分類立法,鼓勵垃圾分類起步早、較為成熟的地區總結經驗,先行探索地方立法,明確生活垃圾強制分類的制度性要求,依法推進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加強垃圾分類配套設施建設,總結推廣可復制的生活垃圾分類模式,引導居民逐步養成主動分類的生活習慣,形成“垃圾分類人人有責”的社會共識﹔將前端的垃圾分類與后端的垃圾清運、處理相結合,因地制宜進行垃圾分類。

  既防止“垃圾圍城”,又遏制“垃圾下鄉”

  我們生活的地方,每時每刻都在產生大量的生活垃圾。對於這些垃圾的主要處理方式有衛生填埋、焚燒、堆肥等。如何既防止“垃圾圍城”,又遏制“垃圾下鄉”呢?答案就是循環經濟,讓這些資源有效利用起來。

  檢查組來到位於杭州天子嶺的循環經濟產業園區。這裡主要承擔杭州市垃圾前端收集和運輸、生態填埋、沼氣發電、垃圾滲濾液處理等,走出了一條破解“垃圾圍城”的綠色發展之路。

  樹木成蔭,芳草蒼翠。如果不說這是一個生活垃圾填埋場,人們會以為這是個休閑公園。事實上,這裡已成了當地的旅游休閑點。就在檢查組檢查時,還有人在拍婚紗照。“治好垃圾,才有綠水青山。變廢為寶,就是金山銀山。”道路兩旁的標語提示,這的確是個垃圾填埋場。

  隻見垃圾直運車輛把從城區拖來的餐廚垃圾運到填埋場,通過防滲處理,防止垃圾污水滲漏而污染地表水和地下水。垃圾填埋后會在微生物作用下產生沼氣,可以用來發電,從而實現垃圾無害化處理和資源再利用。整個循環利用的過程,給檢查組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廣西,檢查組得知,自治區通過組織實施1000個村級垃圾處理設施改造升級,以及一批垃圾焚燒發電項目,農村生活環境得到了明顯改善。

  但檢查組也了解到,目前,浙江和廣西的垃圾處理設施多處於滿負荷或超負荷狀態,受制於投入不足和“鄰避”效應,設施建設選址難、落地難,建設緩慢。

  執法檢查報告指出,城鄉接合部的“垃圾圍城”現象還比較突出,大部分建筑垃圾沒有固定消納場所,存在無序亂倒現象。檢查組建議,加大對生活垃圾處理設施特別是農村環保基礎設施建設和資金投入力度,堅持城鄉統籌、因地制宜,從實際出發推廣經濟實用、就地就近規模化處理的方式方法﹔總結推廣試點經驗,建立與生活垃圾收、集、運銜接的無害化處理體系,高標准建設垃圾處理設施,確保設施穩定達標排放﹔加大政策扶持,按照污染者付費原則,完善垃圾處理收費制度。

  危險廢物監管仍是薄弱環節

  危險廢物對生態環境和人體健康威脅大,一旦發生污染事故,后果十分嚴重。執法檢查報告披露了一個驚人的數據:目前全國危險廢物集中處置設施平均負荷率不到60%,每年有超過一半以上的危險廢物由產生單位自行利用處置,大部分游離於監管之外。

  “危險廢物有儲存系統嗎?滲透液如何處置?”全國人大環資委副主任委員羅清泉在檢查現場提出疑問。

  “有儲存系統。對於不能燒的危險廢物,採取填埋的方式。我們利用防滲系統,滲透液通過防滲管道進入污水車間處理。”在專門處理危險廢物和醫療廢物的寧波北侖環保固廢處置公司,面對檢查組的提問,企業主管人員如是回答。

  浙江按照“再嚴都不為過”的要求,全力打造“源頭管理精細化、貯存轉運規范化、過程監控信息化、設施布局科學化、利用處置無害化”的全過程監管體系,全面加強重點污染源監測監控,建成省市兩級危險廢物信息化監控平台。

  檢查組了解到,浙江台州市椒江區有大量廢塑料拆解、電動車、眼鏡噴漆等涉固廢企業,非法處置危險廢物等案件時有發生。今年4月,台州市環保局椒江分局發現一家機械加工廠生產項目中有噴漆工序,噴漆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危險廢物漆渣一部分直接通過地面裂縫滲漏至地下,環保執法部門對此進行了嚴肅處理。

  對於非法轉移、傾倒、處置危險廢物等違法違規行為,廣西堅持從嚴、從重、從快依法打擊,始終將危險廢物監管列為環境執法的重點內容。

  據介紹,柳州市內有兩家廢鉛酸蓄電池回收處理點,生產期間沒有對鉛酸蓄電池廢酸液進行處理,直接將廢酸液收集后通過暗管排入市政污水管網。2016年9月,這起特大非法處置廢鉛酸蓄電池污染環境案件已得到依法處理。

  危險廢物監管,目前仍是薄弱環節。檢查組了解到,危險廢物產生源頭和轉移運輸監管缺失,一些地區對落后工藝的淘汰和對非法企業的監管力度不夠,對危險廢物的申報和轉移運輸監管不到位,地區間監管力量不平衡,地方政府及工商、安監、環保部門跨區域、多部門協調配合不足,存在監管盲區。如有幾起環境違法犯罪案件盡管發生在廣西,但危險廢物均為鄰省非法企業產生,長期多次多渠道非法轉入。檢查組認為,這不同程度地反映出有關地方在危險廢物轉移處置和監管中存在問題。

  檢查組建議,完善危險廢物管理制度,落實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全過程監管職責,建立部門聯動機制,加強日常監察執法,嚴厲查處危險廢物違法行為,嚴肅追究非法轉移、傾倒、處置危險廢物的企業及相關人員責任,切實防控危險廢物環境風險。同時,優化利用處置能力配置,解決處置能力地區不均衡、處罰設施不達標等問題。在修法中,對於危險廢物全過程監管的規定、相關法律責任條款等,應進一步細化。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