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

讓最美自然享有最嚴保護(美麗中國·和諧共生)

本報記者 王錦濤 孟海鷹 張 文

2017年11月06日08:5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讓最美自然享有最嚴保護(美麗中國·和諧共生)

  制圖:李姿閱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構建國土空間開發保護制度,完善主體功能區配套政策,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

  國家公園是我國自然保護地的最重要類型之一。建立國家公園體制是改革生態環境監管體制的重要舉措,建成統一規范高效的中國特色國家公園體制,使得交叉重疊、多頭管理的碎片化問題得到有效解決。2017年9月,中辦國辦印發《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多地已經開始試點並取得初步成效。目前試點中的國家公園進展如何,下一步如何更好地落實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要求?

  建立統一管理機構,“從前九龍治水,現在理順了關系”

  長江、黃河、瀾滄江三大江河的發源地,雪山、冰川、湖泊遍布。青海是我國乃至亞洲重要的水源涵養生態功能區和淡水供給地,我國第一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總面積12.31萬平方公裡的三江源國家公園就位於此。

  建設已滿一年的三江源國家公園,各項生態體制改革工作有效推進實施,主要試點改革任務已完成,步入了國家公園發展階段。

  “首先要解決體制上的碎片化,才能解決保護上的碎片化。”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李曉南說,自然資源系統具有完整性,將其分割管理,不僅管不好,反而讓自然資源本身變得破碎,難以高效統一保護。

  青海在保証自然生態系統和生態過程完整性的基礎上,科學布局,組建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和長江源、黃河源、瀾滄江源三個園區管委會。“將原有的各類保護地進行功能重組、統一管理,從根本上解決政出多門、職能交叉、職責分割的弊端。”李曉南說,對3個園區所涉4縣進行大部門制改革,縣政府組成部門由原來的20個左右統一精簡為15個,生態管理歸管委會,其他社會管理歸地方政府,各司其職、相互配合,“為實現國家公園范圍內自然資源資產、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兩個統一行使’和三江源國家公園重要資源資產國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傳承奠定了體制基礎”。

  而在相距遙遠的吉林省,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的設立,也讓在這裡工作了多年的郎建民“感到振奮”。

  郎建民是琿春東北虎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科研監測中心主任。10余年來,他沿著虎豹蹤跡“巡山”,四季不間斷,見証了東北虎豹重現山林的喜人歷程。今年8月19日,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國有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局、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在長春正式成立。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位於吉林、黑龍江兩省交界的老爺嶺南部區域,與俄羅斯濱海邊疆區接壤,總面積146.12萬公頃,森林覆蓋率89.42%,其中吉林省境內面積103.80萬公頃,黑龍江省境內面積42.32萬公頃。監測顯示,區域內有野生東北虎36隻、東北豹48隻。

  “所有建設有序進行,2017年開始實施自然資源統一確權登記。從前九龍治水,現在理順了關系。”郎建民說,這是非常有實質意義、令人高興的進步。

  據了解,國家公園在吉林省境內涉及45個林場,在黑龍江省境內共14個林場。區域內國有自然資源資產管理機構有40個。目前,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國有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局、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和琿春、汪清、東寧等10個分局已經組建完成,實行垂直管理,創新管理體制機制這一基礎任務已落地,2020年將正式設立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全面完成東北虎豹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任務。

  提高環境治理能力,高標准、高起點、高水平建設

  建立國家公園體制,是要讓國家重要自然生態系統原真性、完整性得到有效保護,形成自然生態系統保護的新體制新模式,促進生態環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國家公園設立后,對當地的保護能力有極大提升。

  根據試點方案,大熊貓國家公園涉及四川、陝西和甘肅三省。記者了解到,四川將設立四川省大熊貓國家公園管理局籌備委員會,分片區整合公園內各類保護機構、職責和人員,把分散在各部門的生態保護管理職責劃入其中。同時組建資源環境綜合執法隊伍,開展集中統一綜合執法工作。

  在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編制了2018年項目清單,提出了天地空一體化監測體系、虎豹遷移通道廊道建設、原住居民轉型發展、野生動物保護救護、核心區人為活動和生產生活退出等八大工程項目,聘請北京師范大學及吉林、黑龍江兩省測繪部門等制定了建設方案,並組織召開了兩輪專家論証會,形成了高標准、高起點、高水平的建設方案。

  國家林業局東北虎豹監測與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師范大學副教授馮利民說,在虎豹保護方面,應該根據“保護優先”原則,遵循虎豹繁衍的自然規律,圍繞虎豹種群恢復這一關鍵任務科學規劃,加快消除人類干擾,全面恢復棲息地和修復生態系統,建立現代化的自然資源監測體系,對東北虎豹國家公園開展科學高效統一管理,盡快使中國境內的虎豹繁殖種群數量和分布得到明顯提升。

  在三江源國家公園,李曉南介紹,必須堅決制止和懲處破壞生態環境行為,嚴字當頭,建立最嚴格的生態保護制度和最嚴密的生態保護體系,目前整合了森林公安、國土執法、環境執法等執法機構,打破區域和條塊分割,組建綜合執法局開展綜合執法。截至目前,已查處各類違法犯罪案件119起。

  實現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相協調

  國家公園建設的理念之一是全民公益性,在多個試點中,地方也在探索,如何充分讓普通老百姓從中受益,實現生態保護與民生改善雙贏。

  三江源國家公園的建設者們深有體會,隻有在生態保護中改善民生,讓牧民充盈保護生態的內生動力,從草地利用者轉變成生態管護者,才可永續發展。“我們創新體制,在原有的林地、濕地單一生態管護崗位基礎上,設立了園區綜合生態管護公益崗位,優先從建檔立卡貧困戶中挑選管護員。”李曉南說,新設生態管護公益崗位7421名,均已持証上崗,“未來將一戶設一個草原生態管護公益崗位,使牧民由草原利用為主轉變為保護生態為主”。

  此外,《三江源國家公園條例(試行)》已正式施行,這不僅為國家公園生態保護和建設提供了法律依據,而且為國家公園管理配套法規的制定打下了實踐基礎。“根據相關規定,我們將通過實施特許經營制度等方式,拓展國家公園保護經營管理的新模式。”李曉南說,吸收更多牧民從事生態體驗和環境教育服務、宣傳引導等工作,讓他們從國家公園建設中獲得穩定收益。

  在北川縣小寨子溝正河村,開辦農家樂的村民廖志清翻出一份珍藏的報紙:“看,上面寫了,《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審議通過,這可是大喜事!”

  根據四川省第四次大熊貓調查結果,北川境內的野生大熊貓多達70多隻。根據規劃,當地屬於大熊貓國家公園的岷山山系區域。北川縣委書記賴俊表示,北川將保護好生態環境,加強統籌規劃,利用建立大熊貓國家公園的契機,建立當地居民參與生態保護的利益協調機制,完善野生動物損害補償制度,並依托國家公園優勢,發展民族文化、生態旅游、熊貓文化產品、特色農產品加工等相關產業。

  “今后,我們將堅定地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推進三江流域共建共享機制,加強科技、科研人才隊伍、智慧國家公園等配套支撐體系建設,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全面恢復和治理歷史遺留探採礦點生態環境。”李曉南說,真正為保護生態環境作出我們這代人的努力,讓三江源國家公園成為國家的生態屏障。

(責編:王紅玉、楊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