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輿情:浙大新規惹爭議  10W+與學術是個什麼關系?

2017年09月25日15:24  來源:人民網-輿情頻道
 
原標題:教育輿情:浙大新規惹爭議 10W+與學術是個什麼關系?

  近日,浙江大學出台學術新規,將優秀網文納入晉升評聘和評獎評優認定范圍,引發輿論熱議。各界對該新規的可行性和有效性提出了不同觀點,有贊有彈。為此,本公號特邀人民網輿情監測室三位分析師進行多角度分析。

  輿情概述

  2017年9月15日,“浙江大學”微信公眾號刊文《這個文件跟每位浙大師生都有關!優秀網絡文化成果認定辦法試行,最高可認定為權威學術期刊文章!》,公布了《浙江大學優秀網絡文化成果認定實施辦法(試行)》,表示浙大在校師生在媒體及其“兩微一端”發表的網文將可能被認定為國內權威、一級、核心等學術期刊論文,納入晉升評聘和評獎評優。

  該文發布后引發一些輿論質疑。對此,9月18日浙大通過媒體回應稱,出台優秀網絡文化成果認定辦法,旨在探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成果呈現方式的多樣化。人文社科研究不能遠離現實,認定優秀網絡文化成果,是為了回答在互聯網時代,如何利用新型傳播手段擴大優秀學術成果影響面這一重要課題,認定優秀網絡文化成果不會降低有關學術標准。

  浙大新規引發輿論廣泛關注,人民網、新華網、光明網、澎湃新聞、新京報、北京青年報等媒體對此進行了報道和轉發。根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相關監測數據,截止2017年9月19日,有關“浙江大學優秀網絡文化成果認定”的相關網絡新聞資訊達969篇,微信342篇,微博126條。

  圖:輿論傳播各渠道分布情況

  媒體觀點

  光明網:吐槽10萬+,人們究竟在擔心什麼

  不從眾、不媚俗應該是學術研究的起碼態度。有了這種態度和精神,學術研究的成果有10萬+的效應固然好,然而曲高寡合也許正可、甚或更能闡釋價值高地之價值。

  澎湃新聞:10萬+文章也可算論文?對浙大試驗不妨多些包容

  固然試行的規定有不完善之處,但也不至於將其全盤否定,更好的方向是借此完善規定,讓其成為一種更廣泛適用的標准,讓更多高校敢於跟進。

  北京青年報:高校學術評價改革應破除“唯論文論”

  較之將網絡發文納入傳統的論文評價體系,更重要的是扭轉“唯論文論”,從重視論文發表轉為依據學術原則和學術標准,重視論文本身。

  紅網:浙大新規為高校“評價”開了一道門

  浙大此舉為高等院校打破既得利益、打破體制機制和思想束縛,讓“貢獻評價”回歸本真探尋新的出路、打開“另外一道門”而進行的有益探索。

  濟南時報:“浙大新規”:改革先鋒還是學術雞湯?

  網文的“點擊量”與學術論文的學術價值確實不是一回事兒,從“新規”涵蓋內容來看,更多的是“宣傳”而不是“學術”。

  網民觀點

  稱贊浙大新規

  網民“侯利君”:為浙大點贊,走出了關鍵的一步,樹立了標杆。

  網民“子龍”:浙大就是這麼大氣,走在全國高校前列,佩服!

  網民“丹柯”:這種敢於嘗試的精神應該表揚!不試怎麼知道好不好對不對呢?

  質疑新規可行性

  網民“雅子呱呱”:持懷疑……10萬+裡水分有多少?

  網民“果然”:現在網絡拉票、人情點擊等舞弊行為太多了。用點擊量來衡量好像不太妥當。

  網文與學術需各歸其位

  網民“小賴”:學術自有其規范,網文大可不必遵循﹔網文自有其傳播價值,何苦要比照學術標准呢?網文歸宣傳,宣傳到位可獲獎勵﹔學術歸學術,要保証安守清貧寂寞的學者過有尊嚴的生活。

  專家觀點

  高校輿論引導要下好“兩步棋”

  在“圍觀”新規褒貶之爭的同時,讓我們將目光不妨也投向浙大在此次輿情風波中的表現:

  首先是官方新媒體成權威信源,教育創新不“遮掩”。浙大通過官方微信公眾號等新媒體渠道,第一時間發布了這一“重磅消息”。事關教育創新,浙大及時公開,接受輿論監督,避免了改革信息經“旁門左道”傳播而滋生謠言。

  其次是面臨輿論誤讀,浙大動態回應以澄清釋疑。新規發布后,有高校教師和網友擔憂新規可能降低學術標准。對此,9月18日晚,浙大就此事回應媒體時明確否認,並表態“認定優秀網絡文化成果,是為了回答在互聯網時代,如何利用新型傳播手段擴大優秀學術成果影響面這一重要課題”。雖然相當一部分輿論觀點仍持觀望態度,但支持互聯網時代“學者不能隻在書齋裡做學問”的聲音也有所增多。

  2016年的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指出,要探索優秀網絡文化成果納入學校科研成果統計。可以預見,日后類似浙大“破冰”之舉的高校新規,可能還將陸續與公眾見面。高校如何做好此類新規發布的輿論引導工作?不妨著重下好“兩步棋”:

  第一步,發布主體審慎定奪,系好“第一粒扣子”。以浙大新規為例,根據《辦法》規定,優秀網絡文化成果將由浙江大學黨委宣傳部每年6月牽頭組織專家委員會進行認定。對此,有媒體認為,宣傳部門是否有權認定網絡文化成果等同於學術成果,這有待商榷。有鑒於此,權威學術管理部門在結果評選和信息發布中的介入程度,或可考慮酌情加大。

  其二,配套釋疑“量體裁衣”,引入外部監督力量。在公布首批“吃螃蟹”的評選結果時,相關高校也應完善配套釋疑工作。例如,在避免網絡文化成果和學術成果混淆的過程中,高校在程序監督、機制防范上做出了哪些相應的努力,屆時不妨一一“晒”出來,並以開放的心態歡迎社會輿論的監督,開放外部監督渠道。(人民網輿情監測室主任輿情分析師 劉聰)

  追求10萬+可能導致學術研究背離初衷

  浙大新規出台后引起了極大的輿論爭議,雖然該規定的頒布確有打破傳統學術“霸權”、推動網絡文化質量等益處,但仍有不少聲音指出浙大的“步子邁得太大”。除了擔憂刷點擊量造假10萬+論文,質疑浙大新規的可行性之外,輿論更為憂慮的是點擊量下的論文是否還能保有原始的純粹。

  不媚俗、不從眾是學術研究的起碼態度,而學術科研成果在公眾眼裡的傳統印象是嚴謹詳實、論証縝密的,若以點擊量來評判論文的價值,是否會倒逼學者在論文撰寫時考量或琢磨文章如何才能迎合媒體和受眾,從而完全背離了學術論文的初衷。

  中國海洋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王天定也就此撰文提出,“浙江大學《認定辦法》中所列網絡媒體,大部分都不是學術機構所屬,也不以發表學術作品為主要目標。這些作品自有其社會價值,但絕不應該隨意納入‘科研成果’之中。”

  正如校方所言,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成果呈現方式是多樣化的,學校可以鼓勵學者利用網絡展現自身作品和成果,推動網絡文化健康發展,國外也不乏高校鼓勵教授在公共媒體上發聲,但浙大簡單用點擊量、10+這個標准將作品作為重要學術期刊論文來與教師考核評定相聯系,確有不妥之處,難免產生與初衷不符的負面效果。

  對比一個多月前,吉林大學出台的《吉林大學網絡輿情類成果認定辦法(試行)》,鼓勵優秀網絡文章和網絡輿情信息稿件創作,但並未將此與職稱挂鉤或與學術論文價值等同,輿論爭議也因此小得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主任輿情分析師 熊剪梅)

  運用互聯網思維有助於解決學界難題

  學術同質化現象已在學界熱議多年。因不少學者的學術研究范圍一直處在相對封閉的圈層內,學術同質化的情況比較嚴重,許多高校和學者為了避免學術同質化,在內容、形式等方面力求創新,不斷尋找突破點。浙大推出的學術考核標准,沖破了學界對於學術成果既有的判定標准,算得上是第一個吃新媒體螃蟹的高校。

  學術造假也是一個廣受關注的社會熱點問題,如何遏制學術造假是學界面臨的另一個難題,借助互聯網的公開性不失為堵住學術造假漏洞的一個有效手段。一篇在“兩微一端”閱讀量達10W+的學術文章,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表明其受認可的程度。同時借助網絡投訴舉報渠道,同行讀者也可以快速進行舉報投訴,防止造假學術論文傳播。

  學術的靈魂是創新,其意義在於對現實世界的指導和改造,應為解決實際問題而存在,單純為學術而學術,效果有限。一篇學術研究論文,如果不能得到廣泛傳播,其學術研究意義也會被打折。浙大新規有利於推動學術成果的有效傳播,加快其走近社會大眾、服務經濟民生的速度,應值得肯定。

  當然,學術考核的本質是學術,10W+應是學術文章的10W+不是任何一篇文章的10W+,其學術性仍需要同行評議來確認。一些心靈雞湯或其他非學術文章即使10W+也不應作為考核的標的,這應是一個底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數據分析師 羅海力)

(責編:張莉萍、楊陽)

推薦閱讀